1. 爱下电子书
  2.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下载
  3.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
  4. 第3476章 甜婚篇2038 却明显是一副人物肖像画。

第3476章 甜婚篇2038 却明显是一副人物肖像画。

作者: |返回: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TXT下载,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epub下载

她的东西不多,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就随时都可以离开了。

千里在睡着,她坐在她的摇床边,看着她软软嫩嫩的小脸,亲了又亲,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她的小手上。

还好,至少以后她可以天天视频陪伴她。

女佣过来敲门,说安易生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

一听到安易生三个字,月牙心脏就没来由的缩了缩。

他现在应该很恨她吧?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来这里,不会被苏祭司盯上,更不会被他陷害跟别的女人上床……

他一向洁身自好,承受了这样的事情后,带给他的屈辱恐怕跟当初她被苏祭司强迫的感觉是一样的。

她黯然敛眉,淡淡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我去找一下coco,然后就可以走了。”

女佣不再多说,转身退了出去。

古堡外,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拿着手机的另一只手上,一块钻石腕表折射出清冷寒光。

电话里隐隐传出中年女人愤怒的声音:“绑走洛欢,阻止我动北幽阳,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手指轻叩,唇角勾着斯文儒雅的弧度:“没想做什么,只是希望您能安静一点,不要试图阻止我们离开这里就好。”

“哈!你费了这么多的心思,难道只是想单纯的带北月牙回去?”

如果只是想这样,一开始他们大可以大大方方的离开,他又何必兜这么大一个圈子。

电话那端的苏珍呼吸急促,咬牙一字一顿的道:“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不要打阿司的主意!”

“呵,真是感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苏祭司的亲生妈妈呢!”

“安易生!”

“后悔了么?”

男人抬眸,温淡的眉眼透过贴着反光膜的车窗看向古堡:“早知今日,你当初就该把我掐死才对,这样才好安安心心的把你的侄子当儿子养,对不对?”

那样谦和淡雅的口吻,说出来的话,每个字,甚至每个标点符号,都像是最锋利的刀子,切割着苏珍的神经。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却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是你告诉北月牙的是不是?!是你告诉她那件事情的是不是?!你想做什么?!想要她告诉阿司,想要我跟阿司反目成仇是不是?!”

“是啊,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似乎并没有把那件事情告诉苏祭司,这算不算是你的幸运?”

安易生慵懒的靠向椅背:“不知道下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会不会像她一样,当做秘密一样守着?”

“你——”

“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孤城后再说。”

“……”

……

“coco——”

“coco?”

“coco!!”

楼上楼下找了几次,都没找到coco的影子。

她有些焦躁的看了看腕表,都已经找了15分钟了,安易生这会儿怕是要等的不耐烦了。

那团小东西整天就知道吃吃吃睡睡睡,除了吃的时候会主动跑到她跟前来,平时基本上连个影子都不见。

随便找个地方一窝,呼呼就睡了,任凭她怎么叫都不搭理。

真是气死人了。

正郁闷着,猫儿喵呜喵呜的声音就隐约传入了耳中。

她侧耳倾听,顺着走廊来来回回几次,终于确定了它的位置——书房!

苏祭司的书房!

从上次的油画事件后,苏祭司就明令禁止她出入他的书房了。

下命令的时候一板一眼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还说她再敢偷偷摸摸的进去一次,抓到了就要让她好好尝一尝皮肉之苦,给她长长记性。

她站在男人书房门外,咬着手指甲,犹豫。

算了,反正这会儿他不在,她也就是进去把coco抱出来而已,它这会儿肯定就在门口,她开一下门就行了。

这么想着,小手就自动自发的把门打开了。

却意外的没有发现coco的身影。

她皱眉,难道是判断失误?

“coco?”

“喵呜~~~喵呜~~~”

Coco焦急的声音随即响起,还伴着小爪子爪东西发出的沙沙声。

月牙愣了下,随手把门关上,循着声音一边走一边寻找:“coco?”

“喵呜喵呜……”

“coco?”

“喵呜……”

这么找了一番后,她最终停在了一排书架边。

第一反应就是coco调皮被卡在了书架里,可檀香木书架上的书都是用同类型的棕红色硬壳书皮裹着,coco如果真的在里面,雪白的皮毛应该很显眼才对。

来来回回找了几次都没看到它的影子,可它近在咫尺的求救一般的喵呜声却一声比一声清晰的传入耳中。

活见鬼了!

她郁闷的倒吸一口气,走到书架边缘,歪了脑袋看着书柜跟墙面的距离。

紧紧贴合着,它这些年来被养尊处优的惯着,胖的快成球了,根本不可能把自己塞进去。

她皱眉,摸着下巴绕着书柜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期间几次试图强行将书柜推到一边,都没成功。

倒是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Coco像是生怕她就这么把自己丢下走了,在不知名的地方一直焦躁的叫着,可怜兮兮的,叫的她心都快碎了。

索性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卷起了衣袖,直接一本书一本书的往下抱,大不了把coco救出来后再给他一本本的放回去。

书都抱下来了,再推应该就能推动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读书还是只是为了装绅士,一排书架上方这么多的书,也不嫌麻烦。

一边抱怨着一边往下抱,抱到身后堆了两座小山似的书,抱到第三排最后一本书的时候,动了几次都没搬动。

她诧异,又试了几次仍旧没成功后,这才察觉到异样。

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暗格。

一直以为在电视里才会有的暗室,竟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应该是他进去的时候,coco悄无声息的跟进去了,而他并没有发现它,就这么出来了,还把门关上了。

月牙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纠结ing。

苏祭司当然不会闲的蛋疼弄个密室当台球室,里面会存放着多么机密的东西可想而知。

她不应该私自窥探的。

但这么多年来,他把他们北家视作最大的敌人,也就是说,这里面存放的东西,极有可能是对北家不利的东西,如果她能提早发现,或许能让北家避过一场浩劫也说不定。

更何况,coco还在里面……

犹豫再三,到底还是决定进去。

可打开了盒子她就傻眼了,需要密码……

密码,一般都是自己的生日,可她并不知道苏祭司的生日日期,盯着那按键发了一会儿呆,鬼使神差的,就伸出了食指……

滴滴滴滴的声音响起,月牙脑袋还在发懵的时候,巨大的檀香木门已经悄无声息的滑向了一边。

一道白影闪电般的从里面奔出来,一下子就跳进了她怀里。

她本能的抬手接住它,整个人却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中。

她刚刚……好像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日期……

只是单纯的巧合吗?毕竟只有四位数,会出现巧合的可能性还是……有一点点的。

Coco受到了惊吓,柔顺的窝在她的怀里喵呜喵呜的叫着,寻求安慰。

她抬手轻轻帮它顺了顺毛,盯着面前充满了神秘气息的密室,犹豫片刻,走了进去。

这是个占地大约100平米的小型密室,流线型的设计,纯白色的装潢,巨大的梨花木桌上放着调色盘,旁边是一个画架,上面还挂着半幅画。

素描画。

月牙有些吃惊。

她对苏祭司了解的不深,但该知道的也是清楚的。

当初苏家的灭门惨案发生之前,他一直是醉心于画画的,听说他5岁开始就在这方面展露出了非凡的天赋,一度被寄予了极高的期待。

听说他极度心高气傲,从来都只画山水风景,不画人。

可这幅只来得及画了一点的素描,却明显是一副人物肖像画。

月牙盯着画上那双画的完美无缺的水眸,觉得似曾相识,但想了一会儿,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洛欢么?

好像又不太像。

房间里有一个跟外面一模一样的书架,只是上面堆放的不是书,而是一张张卷起来的画。

不得不说有些小小的失落。

那男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特意弄了这么一个隐秘的密室,就为了在这里画画?!

真那么喜欢画,大大方方画就好了,他是boss,只有他收拾别人的权利,哪有别人对他指手画脚的份儿,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的?

不过这样也好,不是对北家不利的东西就好,也省下她提心吊胆的想办法去处理了。

松了口气,抱着coco转身就要走,却又在即将出去的瞬间猛地顿住。

她转过身来,盯着那张只来得及画了一双眼睛的素描,左看看,右看看。

几秒钟后,忽然放下了coco,转身走到了书架边,抽.出了最左手边的一幅画,摊开来……

那是一副油画,约莫11、2岁的小姑娘,正在放学的路上。

秋季的天气刚刚好,头顶上方是蔚蓝的天空,金灿灿的梧桐树叶散落一地,她低着头,长发自然的垂落肩头,正按照地上的板砖的格子专心致志的走着。

时隔这么多年,月牙觉得这些平平无奇的日子,早该被她遗忘在时间里了才对。

可那样璀璨夺目的色彩映入眼帘,那样熟悉的街头,那样熟悉的衣服,那样熟悉的落寞神色……

养父母对她态度一向冷淡,因此跟其他同学相比,她反而更喜欢在学校的生活。

每每从学校回家,路上,她基本上都是能拖多久拖多久。

停下来看看树叶,看看橱窗里漂亮的衣服跟鞋子,看看地上新落的树叶,看看蛋糕店里新上的蛋糕品种……

指尖微微发抖,她将画卷好重新放回去,又重新拿起了另外一幅画……

1岁,粉嫩娇俏的小娃娃,正捧着一支冰淇淋吃的满脸都是。

3岁,长高了不少的娃娃,因为在街头追着一辆买热狗的车跑而摔倒在地,哭的伤心。

7岁,背着书包的女孩儿,正跟另外一个女孩儿肩并肩的走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开心的事情,眼睛笑成了两弯漂亮的月牙形状。

……

17岁,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少女,参加了朋友的生日派对,一袭浅粉色的收腰晚礼服,长发高高挽起,露出曲线优美的颈项,正执着酒杯跟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说着什么。

月牙对这条浅粉色的晚礼服记忆犹新。

它挂在一家晚礼服店里,穿在模特儿身上,优雅动人。

每个女孩儿心里都有一个永远装不满的衣柜,看到漂亮的衣服,总是想要收入囊中。

那家晚礼服店就在她从家到学校的路上,每天上学放学,两次经过,她一开始每每都会驻足停留,到最后慢慢的就变成了不敢再看。

价格昂贵到需要5000美金,她根本买不起,养父母也不可能给她买。

再后来,她再次路过那家店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跟店长争执,手里拿着那条裙子。

大概意思就是她不喜欢了,想要退掉,但店长不同意。

晚礼服的纸袋就那么在半空中飞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稳稳的落在了她怀里。

“不退就不退,我也懒得要了!小妹妹,给你好了!”

月牙手忙脚乱的抱住,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戴上墨镜上了跑车,扬长而去的女人。

不敢相信竟然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

原本以为是因为那条晚礼服出现了质量问题女人才要退掉的,可到家后拆开一看,却找不到丝毫瑕疵,而且连吊牌都没有拆下来。

试穿了一下,不大不小,刚刚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她怔怔看着,视线不知怎么的就落到了旁边的几个储物柜上。

几步冲过去,一个一个的拉开储物柜,入眼处,大大小小的,全都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从两三岁女孩儿喜欢的发卡跟娃娃,到十五六岁女孩儿喜欢的衣服、鞋子、化妆品、首饰……

每个东西,都眼熟到单单只是看一眼,那一个个贵到咋舌的价格就自动自发的跃入脑海。

那些她渴望的,却得不到的东西……

不敢再往下想,她几乎是抖着指尖把它们恢复原样,然后把储物柜推了进去,又把画一张张的卷起来放回原处。

匆匆忙忙抱起一直跟在自己脚边蹭啊蹭的coco,转身逃命似的逃了出去。

沉重的书籍一本本的放回书架,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她再次抱起coco,刚刚跑到门边,手指不等碰触到门把手,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她倒吸一口凉气,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抱紧怀里的布偶猫,踉跄着后退几步。

苏祭司大概没料到会在自己的书房里见到她,眉眼微沉:“谁允许你进我书房的?”

月牙呆呆看着他,空白的大脑好一会儿才稍稍运转了一下,磕磕巴巴:“哦,那、那个……就是……那个……co……coco,它不知道怎么跑你书房来了,我是进来找它的。”

说完,还努力扯了扯唇角,扯出一点极为勉强的笑。

苏祭司没说话,碧蓝诡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上前一步。

她呼吸一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男人再上前一步。

她再后退一步。

一样的步数,却因为男人腿长的缘故,走了几步后,就足够他逼至她跟前。

长指滑上她冰凉颤抖的小脸,他盯着她,声音轻到让人胆寒:“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他这么一说,月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是在遇到他之后才出的,而是在密室里,看到那些画跟衣服鞋子的时候,就已经出了。

震惊,震惊过后,是极大的惊恐。

一想到自己有近20年的时间,都是生活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之下,一举一动,做过什么事情,说过什么话,所有的开心烦恼都被他所知晓,就觉得毛骨悚然。

她之前一直骂他是变态,可也不过是骂来泄一泄愤而已。

直到现在,才真真切切意识到,他居然真的是个死变态!

抬手胡乱的擦了擦脸,她清清嗓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哦,coco刚刚不老实,乱跑乱跳,我追它追的出了点汗,没事,回去洗个澡就成了。”

说完,低着头绕过他转身就要跑。

擦肩而过的时候,手臂却被男人单手扣住。

她浑身一僵,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正在一点点用力,几乎要掐进她臂弯里去。

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苏祭司却没有看她,目光笔直的落在了他的书架上。

“你碰我的书了?”

几秒钟死寂般的沉默后,男人终于开口,嗓音暗沉冰冷到让人心悸。

月牙猛地转头看向书架上的那排书,心脏砰砰砰狂跳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刚刚是怎么把它们放回去的了。

这些书都是用棕红色的书皮包起来的,她压根没记住它们的排放顺序,就这么匆匆忙忙的塞回去了。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