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洪荒之圣道煌煌下载
  3. 洪荒之圣道煌煌
  4. 第547章 最后一次机会……没救了,等死吧!

第547章 最后一次机会……没救了,等死吧!

作者: |返回:洪荒之圣道煌煌TXT下载,洪荒之圣道煌煌epub下载

对于女娲的疑问,风曦无言以对。

没办法。

毕竟,他不能直说——

欺负我的,是一个混蛋甲方,不做人事,不说人话,让我去如何如何坑女娲娘娘你,偏生还拿捏着人道的大义,使我陷入了忠义两难全的道德困境。

活腻歪了吗?

因此,风曦唯有沉默,也只能沉默。

含糊了几句后,他便主动引导女娲转移了话题。

“娘娘,我看您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风曦奉承道,“看来,这一次关于轮回融资的交易谈判,非常的顺利是吗?”

“对对对!”女娲连连点头,像是一个在父兄面前炫耀自己成就的小妹妹,得意洋洋的展示自己一番努力得来的成果,“啪”的一声砸出了一沓厚厚的金玉文书,落在桌上,“你看你看!”

“这就是我谈下来的诸项条款!”

女娲一边翻给风曦看,一边嘴上说个不停,很是有耐心。

毕竟,风曦是她的心腹。

什么叫心腹?

能参与进决策,明晰各种大事的前因后果,那才是心腹!

若是对主君的动态一问三不知,不能帮助出谋划策、执行命令……便根本谈不上心腹大臣。

对别人,女娲可以严格保密,各种重大项目,统统设下知情权限。

权限不够,那就慢慢去等公开解密。

对风曦,肯定是不存在权限问题了,事关大局,全都如实相告,让麾下头号狗头军师帮助出谋划策。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

事实证明,某些时候,忠臣和内奸的分别,是多么的重要!

风曦一边心怀愧疚,一边竖起耳朵,牢记女娲所言,明白她跟冥河、接引、灵宝都商谈了什么,借此把握女娲的心理动态,方便之后计划的展开。

“……整个过程,非常的轻松。”女娲目光明亮,烁烁有神——她自觉,娲·大外交官·皇出师顺利,很值得欣喜,“几乎是用我预期中最小的代价,谈下了最好的结果。”

风曦默默点头。

正常。

在女娲谈判前,五运道主已经进行了最细致的密谋,凭着风曦对女娲底线的清晰了解,还会不知道她想的最小代价是什么?

早便安排好了。

女娲只觉得庆幸,却不知晓——在她“成功”的许多事情背后,都有一大群演员的默默贡献与付出!

伏羲安排,风曦策划,五运道主友情出演,逮着女娲就往死里坑!

也就是女娲还不知情。

否则,一声“狗策划”,定然是会脱口而出,大声咒骂某人家里只有一页户口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跟人沾边的事情,一件也不做,不是狗是什么?

可惜。

女娲眼下浑然不觉,她将来的命运会是何等的坎坷,会有怎样的跌宕起伏,心态遭受冲击、几经炸裂,碎了一地玻璃心。

她还在“叽叽喳喳”的倾诉心中喜悦,轮回工作融资极度顺利,于是——

冥河魔祖是好人。

接引古佛是好人。

灵宝天尊是好人。

反正只要不为难她女娲,不发她的危难财,趁火打劫,那统统挂上“好人”标签就对了!

女娲,就是这么的现实和实在。

“……股份上,他们要的虽然不少。”女娲在那一沓书册上划过,“但是决策权,都不怎么涉入。”

“轮回地府,依旧是为我所主,毋庸置疑!”女娲骄傲得意,“除非是哪天,他们觉得地府经营过程中有重大假账嫌疑,股份分红分配上存疑,才背锅申请召开股东大会,按照流程,暂时冻结我一段时间的权限,请动人道浩大潜意识,作为最公正的查账人员。”

“且先不提本娲品行高洁,不会贪图他们那点红利收益,绝对经得起人道查账……反倒是他们自身,往往见钱眼开,真申请人道介入,说不得反而会先把他们给查崩。”

“再者,股东大会上要想达到能够执行流程的股份比例,他们三个即使能坐下来谈,全部凑在一起,都勉勉强强,甚至还差上那么一点点。”

“更不要说,还有本娲妙计安天下,帝王权术考试成绩当年虽然被某个混账老哥不屑一顾,但也是能及格了的,一番分化制衡,他们纵使不打起来,也别想心平气和坐下来谈。”

“所以……稳了!”

女娲直呼稳了。

——飞龙骑脸,怎么可能会输?

风曦听了,再看着女娲亲手签署的文件,心中也在念叨着“稳了”。

——女娲自己进了坑,还把自己的生路断绝,她还怎么可能跳出“五运道主坑娲联盟”的杀局?

公正的查账人员——人道?不存在的,早已是跟太昊坑瀣一气,平常时候还好,关键时刻自然而然屁股坐歪。

灵宝、接引、冥河的股份加在一起差一点?算上风曦申请的内部职工股,也不差了。

及格的帝王权术、分化制衡?五运道主一家亲,早在她谈判前,大家便先谈妥了,将来如何如何排排坐、分果果,红利大大的有!

综上所述。

风曦卡在最关键的位置上,彻底封死了女娲的生路。

是他!是他!就是他!

人道的英雄,小……

‘百因必有果,您的报应就是我。’

风曦已经提前为女娲想好了悼词。

没救了。

等死吧。

埋了罢。

“佩服!”风曦违心的比划大拇指,高唱赞歌,努力吹捧,昧着良心夸奖,“有道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娘娘如此劳心劳力,合纵连横,将来必将收获胜利的硕果,彻底扬眉吐气!”

“我就在这里,预先恭祝娘娘您了!”

“嗯!”女娲明明笑得脸上都长花了,开心的不行,但身体上还是很谦虚,连连的摆手,“不过,世事难料,谁敢妄言十分胜算?”

“我嘛,还是需要再接再厉,稳住不浪。”

“这样做,才能得到我所中意的结果。”

“风曦,我需要你以后多多忠言提醒我——战争还未胜利,本娲仍需努力!”

女娲还是很清醒的,没有被一时的收获冲昏了头脑。

忠言逆耳利于行……于是,她便要求风曦,做一个直臣,做一个谏臣。

可惜,这又有多少用处呢?

心腹都成了卧底,本纪元还有比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更悲情的吗?

想来,是不存在的了。

女娲想稳住,想不浪。

风曦比她更稳,更不浪。

谨言慎行。

猥琐发育。

把女娲的未来给埋的彻底。

——女娲妙计安天下,赔了轮回又当妹!

……

“这是储君摄政的诏书。”

风曦听完了女娲的自吹自擂,便到他说点什么的时候。

女娲暗中奔赴血海、昆仑、须弥山谈判的这些时日,风曦做了很多事。

“我已经把‘女娃’这位王庭储君将要进行摄政的消息传达下去,各地区、各单位,广为传播,家喻户晓,政令通达。”他说道,“等你在这位置上坐一阵子,彻底掌握了王庭的所有细微处,一朝天子一朝臣,安排了足够的人手更替,再无隐患。”

“那,就是最后的正名了。”

风曦安排的很详细、很周到。

先掌握实权,摄政,磨合,统御。

然后正名,为人族唯一至高皇者!

“这段间隔的时日,我会去南方巡视,带走一部分火师系统中跟我个人利益牵涉太大的臣子——他们若还在中央,他们自己不自在,新帝也不会自在。”

“总归是要给新人腾地方的……所以,随我去建设南方也好。”

风曦笑着说道,“顺便,如东夷一般,给人族开个分基地,建一个小政权,风氏一族和火师派系混合……那时候,说不得还要跟女娃在公事上有什么来往呢。”

“哈哈哈……”女娲笑了,笑后是感慨,“你因为我,付出不小,都提前退位了……虽然我跟你是君臣,但你的牺牲我不会视而不见。”

“这样吧……你之后写一份清单,我审批后,你自己去宝库里拿资源,当作是我个人对你那南方小政权的援建,作为对你牺牲付出的补偿。”

“娘娘高义。”

风曦对女娲心悦诚服,真心实意的赞美。

若非身不由己……卖了伏羲,其实都不是不能考虑。

不过,卖伏羲是不能卖,但帮女娲一下……还是可以有的。

风曦决定,再给女娲一次机会,侧面暗示些什么。

他在身上一阵掏摸,最后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匣。

打开玉匣,露出内中的器物——那是一枚印玺!

由首山赞助材料,伏羲提供工艺,人族贡献加持,最终出了成品,是为——

五帝印!

此印,随风曦执政,存续多年,盖下一次又一次的印章,代表人族的最高意志,得无穷气运洗练打磨,早已非凡,神圣无比,神妙莫测。

若是当做武器来使,一印一个寻常大罗不成问题。

当然,没有人会这么做就是了。

风曦看着五帝印,眼底有几分深邃,几分触动。

想当年,伏羲赠印于他,附带了一个问题,询问所谓的“大义”。

如今,风曦已明悟,也因此知晓了这里面的猫腻。

五帝印有问题。

——这是风曦的猜测。

但他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或许有九成的可能性,是正确的!

只要砸开它,一切答案都会揭晓。

甚至于,即使不砸开,对于五帝印里面会有什么东西,风曦也有所预料。

所谓的大义,必须要扎根、要落地,要能代表所有人,或者至少是大多数人的利益,让苍生黎庶更好的发展。

要谈钱的!

所以,这五帝印中,能有的东西,还会是什么呢?

风曦闭着眼睛想,都可以猜到——

这里面要么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

要么是能创造这样财富的可执行方案。

听起来似乎很俗气,但也很真实。

有了能收买很多人心的财富——至少是希望,就有了大义的基础。

那时,再谈梦想,才更贴合实际一些,不再遥远。

精神鼓舞,鼓舞得了一时,鼓舞不了一世。

……

风曦伸手,从玉匣中取出了五帝印。

这一刻,他偶然间萌发了一个冲动——便是当着女娲的面捏碎它,将伏羲制造的黑幕,暴露在他妹妹眼中。

不过,最终他没有这么做。

毕竟,他是想给女娲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不是这样作死的自曝——锅不能砸他手里。

风曦,得是清白的,是无辜的。

所以,他决定把决定命运的选择权,交到女娲自己手里,让她自己去发现。

等她发现了,怒气冲冲的跑到风曦面前,小眼神杀气满满瞪着他,要风曦给她一个交待……

那,风曦可以选择用装傻来应对——

什么?

真的吗?

不会吧?!

我看看!

哦!

原来是这样!

竟然有这么大一笔钱?!

天呐!

娘娘您请相信我,这跟我无关,我是无辜的!

毕竟我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对不对?

如果您需要一个答案,那我推荐娘娘您去找一个人。

谁?

当然是伏羲!

除了他,还能有谁?

是他亲手制作的五帝印,是最重大的嫌疑目标!

……

风曦连台词都设计好了。

合情合理。

装成一朵纯洁的白莲花,有什么问题一定是伏羲折腾的,找他准没错!

——事实上也没错。

五帝印一案,针对女娲挖的坑,可不就是伏羲安排的吗?

他风曦,不过是在不知不觉中当了棋子的可怜人罢了。

太昊胆大包天,明目张胆的偷渡,指不定是要将这笔不合法的财富,转到未来某位人皇的身上——反正绝对不会是他风曦!

风曦想好了剧本。

让女娲有机会明白,竟有那么一只巨大的黑手潜藏……一朝之间,信息的黑幕被撕破,便有望将计就计,成功站在太昊的更上一层。

于理来说,这么做很不对。

如帝江所言,人道改天换地的大事业,必须要做的彻底——那不是请客吃饭。

是苍生对时代、对诸神无度征伐的巨大不满的爆发,要撕碎一切爬在人道身上吸血的利益集团,自己去当家作主。

在这个前提下,任何一方势力的领袖,都不是良好的合作目标,存在巨大变数和隐患。

女娲人好、心善?

那也不行!

可于情来说,风曦无法绝情,也不能绝情。

如果真的绝情,连对他甚好的女娲,都能背刺的干脆利落……这样一个无情的人,谁敢相信,等他未来取得了事业的巨大胜利,真的能惠及人道苍生?

天道无情,故有弱肉强食,故有适者生存,强者冷眼看世界,他人死活与我何干。

人道有情,才会推出了风曦,真诚希望每一个生灵都能享受到文明的红利,得到最大程度的个性发扬,此生无憾!

有的人,没有天的命,得了天的病。

风曦不然。

他未曾忘记根本。

纵使时代跟他开了个玩笑,让一个忠臣身不由己的变成了内奸——小丑竟是我自己!

但他依旧想做点什么。

情和理的倾轧下,他能做的不多。

只能给最后的一次机会,最小的损失,尽可能让女娲明白的更多,知道伏羲在背后阴她,快要出结果了!

这一刻。

风曦神色肃穆,珍而重之的将五帝印握着,再拉过女娲的小手,在她一脸懵逼的表情中,重重的将印玺放在了女娲手上。

“嘶。”

女娲微蹙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风曦的手劲很大,让女娲都愁眉苦脸了。

风曦也不管,只是自顾自的道。

“犹记得,当年差不多就是我作为储君摄政人族的时候,太昊陛下铸成了五帝印,将之做为人皇的象征,确凿无误的代表人族大义,交付于我。”

“如今,时光荏苒,相似的景再现,也到了我来薪火相传,将印玺转交给储君。”

风曦深深的、深深的看着女娲,“不过,我没太昊陛下那么神神叨叨的,张口闭口一个大义。”

“我是真心希望,您能活的更滋润些。”

“所以,不要在乎太昊陛下当初的那一套说辞……什么朝令夕改,太打他脸。”

“随着自己的心意来就可以了。”

“看着不顺眼,便熔了此印,改铸成‘娲皇印’,也不算什么大事。”

“开心就好!”

风曦语重心长,可以说是掏心窝子的在提意见了。

可惜。

最终的结果,让他无奈,心中叹息。

哪怕他就差临门一脚、差一线便捅破窗户纸了。

女娲依旧没有从坑里跳出来。

等风曦松开手,完成了交接,女娲咧着嘴,也不细看,拿出个匣子将五帝印一放,而后随手塞进衣袖里,便完事了。

——竟然完事了!

完事之后,女娲撇撇嘴,“算了。”

“我虽然这个纪元看伏羲不太顺眼,但他终究是我哥嘛!”

“老哥的东西,我总不好轻易废黜,更遑论是毁掉……左右不过是件无关紧要的杂物。”

女娲如是道。

“emmm……”

风曦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自闭了,只在心底叹息一声。

‘娘娘,您单纯的可爱……’

‘就您这心态……注定了永生永世都干不过太昊陛下啊!’

‘一辈子,都是当妹妹的命,没跑了!’

‘我给了您这么大的一次机会,您也不中用啊!’

风曦这一刻彻底明白,什么叫做——

烂泥扶不上墙!

PS:五千字,凑活看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圣墟轮回乐园武炼巅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万古神帝伏天氏邪王追妻万族之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