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下载
  3. 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4. 第3436章 徒儿总想欺师怎么办(26)

第3436章 徒儿总想欺师怎么办(26)

作者: |返回: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TXT下载,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epub下载

以前他感觉寇离离年纪太小,虽顽劣了些,但胜在天真可爱,现在……

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眼神又淡又邪的,侧颜深邃俊美,他闻言,扯了一下薄软漂亮的唇瓣,只是挺漠然的吐出四个字,不糅杂半分情感在其中:“不怎么样。”

三长老愣了良久。

暮辞没再说话,他从一开始对寇离离就没有任何好感,直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青年散漫往后一靠,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语气漫不经意:“我说,师尊你能不能别整天伤感春秋的,像你曾经多了解她似的。”

“我伤感春秋?!”三长老气的吹胡子瞪眼睛,一时间连伤怀的情绪都没有了,中气十足的吼:“暮辞你给老子说清楚!!”

“弟子感觉说的听清楚。”暮辞很淡定的捂住耳朵,正儿八经的。

三长老心肝痛。

暮辞垂着眸,想起之前女孩儿跟他说的话,眸色微深,懒洋洋的开了口,“师尊,还有一件事。”

上仙没好气的问:“什么事。”

“这次试炼……有一个姑娘。”暮辞不紧不慢的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邪性的很:“她自身出了点私人状况,可能要暂时离开玄清宗。”

鹤子修听着,微微皱眉。

这种意外情况确实是无法避免,他道:“你负责这一次的试炼,看着办吧。”

暮辞意味不明的说好。

景沫在彻底离开玄清宗后,才不再克制,心念一动,御剑而行。

御剑的方向是——

妖域。

妖域不同于魔界的暗无天日,上面妖王生性风流懒散,我行我素,妖域也是放肆惯了的地方。

景沫回了妖域之后,极有目的性的走向妖域大殿。

一路上,妖域守卫向她问好。

景沫疏离的微微颔首。

她非妖域之人,但为妖域药师。

此次妖域千里传信妖王重伤,她才在玄清宗中途回来。

大殿中,

男子慵懒靠在王椅上,一身松松垮垮的红衣,胸膛若隐若现,三千墨发如瀑般垂落,因为重伤而苍白的肤色,那双狐狸眼上调时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冷魅,比女子还勾魂的存在。

“王上。”景沫面无表情的走到妖王面前,她垂眸淡淡看了一眼封羽的重伤状态,嗓音好听却冷然:“你真会挑时间。”

“打扰我们药师在玄清宗办事了?”封羽轻佻的笑,带着点慵倦的勾魂,“本座也不想啊,要不药师找那些暗算的魔族算下账?”

听到魔族两字。

景沫掀起眸来,那双浅色眼眸淡的出奇,没有任何情绪。

她无意多说,开始给封羽疗伤。

“哦对了……”妖王红衣,生了张魅惑众生的容颜,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的情绪染上了几分兴味的色彩,“你去的是玄清宗。”

玄清宗三个字自他唇齿间呢喃而出,带着点儿不为人知的缠绵意味,他懒散眯着眸,想起那夜在宣城看到的画面,忽然低笑了一声:“可曾看到一个红衣的姑娘?”

景沫不为所动,冷冷淡淡:“谁。”

封羽若有所思,“很好看,很嚣张的那种。”

白衣少女的动作顿了一瞬间,她神情冷漠,语气也冷硬:“不知。”

封羽微微有些遗憾,但也知道景沫从来都不关注外界的事情,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你若是碰得到……给本座传个音。”

景沫指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并没有正面回答封羽这句话言简意赅:“王上先活着才说。”

妖王无所谓的道:“死不了。”

景沫从宫殿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她慢慢走着,雪袖轻折,白皙指尖摩挲着一枚半边血玉,上面缭绕着若有若无的魔气

她眼眸清墨,波澜不惊。

三月前。

魔族易主,据传言所说,前魔尊早已魂飞魄散。

三月后。

那人在玄清宗。

血玉的芒折射在少女眼中,转瞬湮灭。

玄清宗。

第二轮试炼发生的事情被压了下来,在暂缓了两天之后,重新开始第二轮试炼,这一次换了一个地方,玄清宗更是严加把手,中途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染白直接抱着兔子在进去后一刻钟的时间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只阮音。

阮音第一次尝到如此轻而易举的试炼,出来的时候还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感觉自己又可以了!

在第二轮试炼结束之后,玄清宗开始最后一轮试炼。

这一次的试炼有些特殊,它是幻境。

且每个人进入的幻境都不一样,幻境是由于每一个人内心最恐惧的画面而成。

可以说是单人试炼,只要能破了幻境的人,就能正式成为玄清宗的弟子。

在引导之下,试炼弟子同时进入幻境。

深夜,血月遮空,乌云蔽日。

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一眼望去,

那偌大而华奢的宫殿模糊的看不真切,隐没在暗色之中,却可见九九八十一台阶上,处处横死尸体,森森白骨,鲜血自台阶上蜿蜒而下,仿佛一场盛大的献祭。

而高阶之上,华丽却又空洞的宫殿被血然就,看不真切。

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在无数尸体和鲜血交织的宫殿前,只见一道身影,单膝半跪在九九八十一道台阶之上,背对着偌大宫殿,修长手指死死攥紧了一把剑,剑刃抵在地上,支撑着她的身形没有倒下,那攥着剑柄的手用尽了全力,指骨绷出了骇人的森冷,与血红剑柄映衬着,有种禁欲又堕落的苍白色泽。

“滴答……”

一声细微的响,是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唯一的声音。

一滴血珠自她指尖滴落,从那苍白肤色蜿蜒着一道血痕,似是骨瓷一道裂痕,病态的美感,落在地面上。

她一身红衣,分不清是纯粹的红还是满身的血,衣摆垂落在地面上,诡谲纹路蜿蜒着浓稠殷红的血迹,三千墨发披散在身后,无风自扬。

在血月遮天蔽日的死寂宫殿上,越过九九八十一台阶看向那高处持剑半跪的身影,竟有种震撼的视觉效应,仿佛堕落的魔,踏过无尽深渊。

这周围太死了,仿佛世间所有生灵湮灭,只剩下她一个人。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