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的体内有只鬼下载
  3. 我的体内有只鬼
  4. 第1148章 琼华宫中的仙尊

第1148章 琼华宫中的仙尊

作者: |返回:我的体内有只鬼TXT下载,我的体内有只鬼epub下载

江晓没有迟疑与停留,拖着沉重的身躯,向着那座仙山一步步走去,宛如朝圣的场面。

仙山位于万方弱水之上,山体缭绕着五色云雾,朦朦胧胧,好似传说中的昆仑,神秘非凡。

蹚过弱水后,江晓感觉自身像是失去了轻重,时而轻如羽毛,时而重如泰岳,有种奇异的感觉。

到了山脚下。

江晓抬头上望,只见高山上那几道人影仍旧立于原地,好似万古的石雕。山风吹来,发丝凌乱飞舞,身姿愈发显得摄人。

他们在俯瞰自己,眸光冰凉,无比的冷漠。

江晓与宋彩衣来过此地一次,后者曾提及过,这几人乃是数万年前的某个不朽皇朝内的盖代高手。

濒死之际,闯入琼华宫,只求博得逆天一世。最终落得失败二字,被永远地留在了神秘的禁忌仙宫当中。

“同是天涯沦落人,几位前辈就莫要再为难我了。”

江晓苦中作乐,自嘲式的一笑,尔后深吸了口气,开始登山。

忽然之间,

江晓看到了一条山道。

茂盛的林间,一条由青石板铺成的台阶,干净整洁,不沾一丝尘埃落叶,一层层直达山巅,如同登天的仙路。

行走在上面,江晓产生了一种极难言明的感觉,仿佛头顶着九天十地,自身的存在被缩小到了极点。

冥冥中,耳畔传来细碎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喧嚣嘈杂。分明唯有自己一人,可此刻却像是周围全是上山的人,热闹非凡。

江晓很清楚,自己已经迷失了。

可怪异的是,自身完全生不出反抗,反而只想跟着指引,前往自己人生的目的地。

一步步踏着青石板铺成的山道,沿着神仙当年踏过的路,然后,

江晓来到了山巅处。

前方就是十二禁忌仙宫之一,琼华宫,一座秀丽有致的宫阙。

“扑通!”

正在这时,江晓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了下。

只见,

一个黑发如瀑的中年人,衣着黑龙袍,英姿伟岸,有种雄视天下的气质。

他一步踏出,势要踏裂山川大地,令江晓浑身气血都在沸腾,如同一尊主宰千古的帝皇。

可那中年人却没多余的动作,只挡住了去路,一瞬不瞬地盯着江晓。

唰!

与此同时,又有一人走出。

那是一个女子,衣着金丝缕凤服,华丽高贵,昔年怕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她平静地向前而来,站在了左侧,同样注视着江晓,冰凉的美眸,不带任何情感波动。

不出多时,

江晓四面八方被一道道人影所占据,那无与伦比的威势却好似天网,足以压得绝世大妖动不了身。

立于这几位昔年的盖代人物当中,江晓只觉得好似数颗亘古的星辰环绕,强大的压迫感好似凝结了宇宙洪荒。

江晓咬牙,竭力想要踏出哪怕一步,可却连呼吸都快无法办到了。

无人动作,

这几个曾经某个不朽皇朝的盖代人物,如今就像是那座仙宫的守卫,脑子里的神魂早已被抹灭,只剩下了一副冰凉的强大身躯。

可就在这时——

吱嘎!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扇朱红色大门居然无端地应声打开,露出了一条缝隙。

几乎同时,那股厚重的威压瞬间消失。

那个穿着黑龙袍的中年男子,挪动脚步,让出了通往琼华宫的路。

江晓震愕不已,“怎么回事?”

没有多想,

周围那几具尸体的注视之下,冰凉的目光,实在渗人得很,自身也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江晓硬着头皮,一步步走向琼华宫。

朱红色的大门,漆黑一片的缝隙,仿佛连接着深渊地狱。让人悚然的气息弥漫而出,好似无形的手,抚摸着肌体。

江晓坚定不移,推开大门,一步踏了进去。

......

“什么?!”

另一边,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仿佛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事,震惊万分。

“怎么了师傅?”

旁边,一个器宇轩昂的华服少年,不解开口。

白痴也诧异地看向了老者。

老者眉头紧皱,“怎么可能?”

就在刚刚,

老者忽然感受到来自琼华宫的恐怖气机,立马顺着看去,恰好就见到那座禁忌仙宫的大门紧紧被闭合,仿佛刚刚被人打开过。

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自从那几个不朽皇朝的盖代高手葬送在了琼华宫后,他们就像是变成了琼华宫的道奴。无论是谁想要闯入其中,必定免不了冲突。

此外,谁会想着进禁忌仙宫?那根本无异于自寻死路!连自己怎么死的恐怕都不会知道。

“难道是我看错了?”

老者如何也想不通,究竟是谁人能如此平静就走入琼华宫中。

难不成是古天庭诸神的回归?

正在这时,

老者猛地想起了那道虚弱不堪的背影,眼瞳皱缩,“难道是他?”

“不不不。”

老者心里直发毛,赶紧带着自己的两个徒弟离开此地,“快走,我们刚才怕是遭遇了某种从未有过的禁忌。”

那个快死了的玄衣男子,究竟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纵使自己登临十二重绝巅,可也不敢多想,这实在太让人毛骨悚然,完全不敢沾染丝毫因果。

在古天庭遗址,好奇往往也就意味着死亡。

最好是莫要多看,莫要多听,莫要多想...

“禁忌?”

唯有白痴保持着一贯的好奇,并且心思聪慧,根据老者的反应,猜出了是刚才遇到的那个玄衣男子。

......

宫阙中,古木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从远处看,深红色的宫殿似乎镶嵌在园林中。

昏暗的环境下,

江晓独自一人行走在深深的庭院中。

四周寂静无声,唯有自己的脚步声,富有节奏感,回荡在这座禁忌仙宫里,如同一个巨兽的心跳声。

“这些草木应该不是凡物吧。”

江晓看着院中的绿植,辨不出来历,就像是万古前就绝种了的树木,如今只在这座仙宫中尚存着一二。

就在江晓欲要采摘一株时,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个生有八片花瓣的植物,刚被摘落,立马迅速变得枯黄,最终只留下了灰渣。

“没有生机?”

与此同时,江晓知悉了一件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消息。

这些植被看似葱葱郁郁,茁壮生长,可却只是徒有虚表,如同沙子所组成,没有丝毫生机。

“一切都消失不再了。”

最终,江晓看着这些看似华丽的花草树木,心中怅然一叹。

正在这时,

前方的大殿中竟突然传出一道丝竹之声,带着空灵的韵味,好似仙家妙音。

“难道还有人?!”

江晓心中冒出了一个无比惊悚的念头。

静谧无声的禁忌仙宫中,那高山流水般的琴声,实在太过突兀,就像是有人在大殿中独自演奏着乐器。

这不可谓不让人头皮发麻,有种不可名状的大恐怖,要知道这里可是葬送过无数风华绝代人物的十二禁忌仙宫之一。

江晓看向前方。

宫廷金顶、红门,古色古香的风格,本该充满了肃穆,可此刻却带着几分阴森诡异。

江晓深吸了口气,目光一凝,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推开大门的一瞬。

映入眼帘的是:

琥珀酒、金脚杯、玉盘、美食如画、古琴横立。大殿中摆放着各种座位,仿佛正召开着一场盛会,四周装饰有钟形的花朵,花萼纯白,美妙无比...

琴声戛然而止。

几乎同时——

江晓心中陡起一股无法形容的颤栗。

大殿中,一个人影坐着高座上,如同盘坐于九天大道之上,仿佛抬手便可横扫天地,王座附近仿佛有星辰诞生、泯灭的演化,无量无穷。

他像是这场盛会的主人,像是仙王般的存在,高高在上地俯瞰着人世间的所有生灵。

千万缕道势交织于一起,如十万座泰岳般的沉重,足以令每一个拜访此地的来者当场跪地叩首!

这人是谁???

这一刻,江晓整个人完全被恐惧所笼罩,手掌心全是汗水。

神袛?

自己难道遇见了古天庭的神袛?

死了?活着?

太多太多的问题宛如潮水般涌来。

这简直太过震撼人心!足以轰动诸天万界,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卷起惊涛骇浪。

可下一刻,

江晓愣住了,在起初的心悸过后,渐渐抬起头,终于可以直面那个坐在高座上的人影。

这是一个穿着月白色战袍的男子,头戴帝皇冠,灰发披落脑后,面容沧桑,一双灰色的眼眸好似石头般冰冷,

已然没了生气...

“仙尊?”

江晓喃喃自语。

对方的气势无比的强大,可动摇宇宙时空,绝对立在了诸天万界的绝巅。整个人如同开天辟地中的存在。

可...

这终究没有触及到神的领域,并无昔日长生天君的大道显化,距离大道尽头的还差一段小小的距离。

“和我一样,进琼华宫等死的吗?”

江晓心中不由生出悲凉之意。

仙尊乃是准十三重境的大能,并且还和天庭真君不太一样,毕竟后者乃是靠着天庭,斩杀所有大道之敌,如此才登临的准十三重境。

可前者却是靠自己,绝对是一条大道的最强者,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威震万古的存在!

到了准十三重境这一高度,谁都已经做到了圆满极致,比的恐怕就是真正的大道高低之分。

眼前这个灰发男子,和自己前世的高度应该差不多,最终却坐化在了琼华宫当中,独自一人孤独的死去...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神袛之下,皆为蝼蚁。

正在这时,

江晓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顺着那位灰发仙尊的目光看去,然后在后面的墙壁上看到了三个血字——

“道无涯”

刹那间,江晓内心好似被闪电击中了般,连神魂的剧痛都感受不到了。

再一看,

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

不只这一处,整座大殿当中,各个角落中全都是这三个字。字迹很是潦草,密密麻麻,深入人心!

殷红的血仿佛刚涂抹不久,哪怕经历了不知多少年,仍没有干涸,还在流动,骇人心魄。

其中最为恐怖的是朱红色大门背后的三个大字:道无涯

那染着玄黄紫气的鲜血...

散发着与长生天君一般无二的神袛气息!

“这...这难道是琼华宫主写的?”

江晓此刻连咽口水都无比艰难,万般心情全涌在了喉咙里,吞吐不下。

和外界的花草树木不同,这扇朱红大门上的神血,抵御住了无尽岁月的侵蚀,其中蕴含的大道法则,天地难葬灭,绝对拥有大道本源的力量!

同时,江晓感觉自己恐怕触及到了古天庭最深处的秘密...

琼华宫中。

神袛所写下的三个道无涯,尔后那位仙尊如同疯了般,不断在这座禁忌仙宫中进行临摹。

潦草的字迹充满了化不开的悲怨,那情绪透过血字迸发而出,感染了此方天地,也不知那位灰发仙尊究竟是知道了什么...

“不对!”

突然间,江晓反应了过来。

他猛地迈步上前,体内灵力如江河流动,气势陡升,一拳宛如暴龙般打出,携着摧枯拉朽之势,欲要轰破那扇大门。

可看似寻常的大门却抵御住了万钧之力,丝毫未有动摇。

撕拉——

江晓再拔出断魄剑,霞光万道,剑势可破苍穹,各种手段齐出,可全都没有收获到任何成效。

就算是极致道果,断魄剑也不过只在大门上留下了浅浅的白痕,手指轻轻一擦,那白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夸张到简直无法想象!

“我被困在此处了?”

江晓眼瞳微微一缩。

再看那布满整个仙宫,充满了癫狂之意的“道无涯”三个字,自己好像明白了那位仙尊当年的心情。

“丫得!琼华宫主,把我关在你老家了是吧?”

可就在这时,江晓一咬舌尖,眼中闪过一抹狞色,濒临绝境,自己还能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唰——

猛然间,江晓猛然盯上了朱红色大门上,琼华宫主涂抹出的三个字。

那散发着玄黄之气的神血...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圣墟万古神帝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武炼巅峰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逆天邪神万族之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