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春禧宫谋下载
  3. 春禧宫谋
  4. 第三百八十章 两全其美

第三百八十章 两全其美

作者: |返回:春禧宫谋TXT下载,春禧宫谋epub下载

站在畅音阁顶楼,璟婳望着满目的红墙绿瓦,心里不由翻动起来,这方寸之间上演着太多的爱恨纠葛……

“娘娘,天凉了。”香罗说着给璟婳披上了披风。

“走吧,看的再多又怎样,终要回归到这暗流汹涌中。”璟婳语气微伤,低语道。

回去的路上,许是心事缘故,走的步子也显得沉重不少。

“娘娘,眼下要怎么做?”香罗终是心里惶急。

璟婳却暗暗有了想法,“不急,本宫心里有数。”

“奴婢就是想不明白了,皇上怎么会变得这么多?”香罗这心里疑惑不解,不吐不快。

璟婳微微一笑,“究其原因,自然是皇上的性子不比以前了,以前皇上性情温良,说话也是温声细语一般,本宫从未觉得对未来有什么不安,或许,那个时候更多的是念情了。”璟婳说及以前,听得出来,这声音都有些飘渺了。

“是啊,奴婢一直记得娘娘和皇上恩爱有加的模样呢……”香罗也感慨道。

如果一开始没有遇见过倾心,或许现在才不会觉得这么孤寂吧。

“而今,一切都不同了……这情啊,怕是越来越难以维系了。”璟婳不是顾影自怜,她深深的明白如今在宫里的生存法则。

香罗看着璟婳深长悠远的目光,心里也是不免心酸。不过,她自然不能长吁短叹的,徒增娘娘的伤感,便说道:“娘娘身为皇后,又有三阿哥在,现如今在宫里那也是无人撼动的位置的!”

璟婳会心一笑,“所以,这就是本宫的对策……”

香罗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娘娘的意思是?”香罗看向璟婳。

璟婳却没有回答,“你会明白的。”

璟婳自从畅音阁回来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随性而为。倒是经常召绵宁进宫了。

“儿臣参见皇额娘!”绵宁成了亲之后,经皇上准许已在宫外成了府,经历了欣悦之事,似乎对内眷不再那么沉浸了,放了更多的精力在朝堂。就连皇上都说绵宁现在越来越有风范了。

能得到皇帝的夸奖那是再好不过的证明,只是碍于特殊的身份,绵宁在景仁宫多了一丝恭谨,很多时候,璟婳都能从绵宁身上看到当年嘉庆的样子。

“起来吧!”璟婳拉回了思绪。

“皇额娘,儿臣听敬叙说最近朝堂似乎有些不安……”绵宁说的隐晦,可意思再明了不过了。

璟婳浅浅抬眸,看着已经十七岁的绵宁,心里不免感叹这阅历对人的影响,他再也不是任性骄纵的二阿哥了。

“皇额娘?”绵宁看皇额娘有些愣神,又唤了一声,复又展示出了那种谨慎的眼神。

“哦,你听到了什么?”璟婳自然是不能把他当小孩子的。

绵宁没想到璟婳会这么直接问他,顿了一会儿回道:“听说皇阿玛开始调动皇额娘身边的亲信了……皇额娘,这可不是个小事情,刚刚解决了一个諴娘娘,万不要再出现其他居心叵测之人才好。”

璟婳惊讶于绵宁的想法,不过,这倒是能解释得通。璟婳好歹现在是他的额娘,如今又是皇后之位,绵宁不关要做什么,顺着璟婳的意思便是最对的,否则,璟婳一旦失利,对于他而言,可没什么好处可言了。

“你也是有心,还替额娘记着这些事情,只是,你皇阿玛的决定,又如何能轻易改变呢?”璟婳故作无奈叹道。

绵宁偏不愿意放弃,对璟婳说道:“皇额娘莫急,眼下,儿子想着总有办法的。”

璟婳抚了抚衣衫,徐徐说道:“额娘膝下只有你和绵恺罢了,只是,绵恺还尚年幼,额娘有什么也指望不到他,你自幼颇得皇上的喜爱,又是你皇阿玛左膀右臂,皇额娘这正是因为你才舒心一些。”

绵宁原本是比较猜忌璟婳到底对他是何种态度,如此听到璟婳一说,便是觉得若不是璟婳隐藏太深城府极高,那就是真的意在培养他。这事情一旦在心里生了根,只会扩散的越来越广,诚如绵宁现在一样。

“皇额娘这是说哪里的话,三弟聪颖果敢,只是年龄小,还是享受童年的时候。儿臣身为嫡长子,自然是要担负起一定的责任的,等到弟弟长大了,也是皇阿玛得力的左膀右臂的。”绵宁说话觑着璟婳,面上甚是亲和。

璟婳眉眼未动,可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不由得叹息一句,到底不是一个娘亲……

现在的绵宁显然属于韬光养晦,背靠着她这棵大树,即使有些许飘摇,终究是这宫里最安稳所在,只是,绵恺若真是大了,绵宁可正是盛年,岂能是那么好掌权的,弄不好就又成了权臣了。

心里盘算着,可璟婳终是不能只考虑以后,眼前才是紧要。

“皇额娘也不瞒你,这绵恺啊性子温厚,就是长大了,也是不善于运筹帷幄的,皇额娘只盼着他安稳长大以后做个闲散王爷就知足了。到那个时候,绵恺可就要靠你了。”璟婳几句话便给了绵宁一个定心丸。

绵宁适才重重叩首:“皇额娘对儿子的好,儿子一定铭记在心。”

“对了,皇额娘,儿子这有个消息或许能助皇额娘一力。”绵宁起身后,低声看着璟婳说道。

璟婳好奇道:“哦?”

绵宁便凑近了一些。

……

璟婳听后,眼波流转,稍作安定,“到底是你能顶事些,就按照你说的做就可以。”

绵宁笑的粲然,“有皇额娘这句话,儿子就明白了。那儿子这就去处理了。”

璟婳点了点头。

出了景仁宫,绵宁这份喜悦是藏不住的。

甚至余留在了景仁宫,令璟婳始终没有回过神。

“娘娘,二阿哥说的法子不正是老爷出的法子吗?”香罗刚刚也听了一耳,虽然心里打鼓,可娘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不好说什么,这终于等到二阿哥走了,香罗才忍不住问道。

璟婳笑了一下,弹了下落在桌子上的灰尘,“咱们的这位二阿哥可不是当年那个少年了,这法子确实是阿玛说的,不过,不仅是告诉了本宫,也告诉了敬叙。”

香罗顿了一会儿,恍然道:“那这意思是敬大人对二阿哥说的?”

璟婳意味深长说道:“他既然想卖这个人情给本宫,本宫何不成全了他?这样一来,就算是皇上怀疑,也只是怀疑绵宁而不是阿玛或者本宫。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璟婳此时方才明白,什么是蛰伏,不是隐忍,而是出其不意……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一剑独尊逆天邪神圣墟轮回乐园武炼巅峰万族之劫剑来神秘复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