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论自带外挂的好处下载
  3. 论自带外挂的好处
  4. 第276章 关于徒弟的八卦

第276章 关于徒弟的八卦

作者: |返回:论自带外挂的好处TXT下载,论自带外挂的好处epub下载

临近午时霍岐之才回来,带回来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

天鉴的牢房里没有寂行,他被抓住,又趁看守松懈的时候逃了。

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以他的身手肯定安全的就是了。

既然寂行不需要搭救,那他们该讨论下一步怎么做了。

童言挑挑拣拣,几句话带过几年前在蓬莱失踪的事,重点讲回来后何湛中术和她来这里的目的。

“凤凰木?”霍岐之轻声重复了一遍,睫羽半垂,蹙眉思索着什么。

童言没注意到他,因为现场有个人的反应实在太大,一下就盖过了他的声音,吸引力她的注意力。

“鲛珠?!”是任凌儿,她面带警惕的道:“你找鲛珠,那和尚要鲛珠做什么。”

童言回望她,眨了眨眼睛,似在说:你问我我问谁。

任凌儿不巧读懂了她的意思,一时噎住。

随后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态度一改之前的警惕,反而笑嘻嘻的凑过来,亲近的挽着童言的胳膊。

“瞧我这话问的,是云禅寺的大师要,师傅不知道很正常,这鲛珠我知道一点消息。”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打听到鲛珠的线索,童言心里一喜,询问的话到了嘴边,却因忽然发现莫名的违和点,给硬生生拐了个弯。

“你叫谁师傅?”

隐约记得,半个时辰前她不是这么叫的吧。

任凌儿笑的更欢了,还带着几分小女儿家的羞涩,她空出一只手给童言倒了一杯水。

“自然是您了。”任凌儿饱含深意的看了眼霍岐之,眉眼含羞的说,“岐之哥哥的师傅,也就是凌儿的师傅,先前失礼之处还望师傅莫怪。”

童言有点把挽着自己的手扒下来,她完全可以好好说是怎么回事,挽手故作亲近,真的没必要。

任凌儿可能确实是自来熟的人,但她不太习惯和不熟的人勾肩搭背。

她的身体有不明显的僵硬,不过她什么也没做。

“这中间有什么联系?”童言尽量忽略靠近的身子。

她和霍岐之是师徒,和任凌儿也叫她师傅,其中有什么必然关联吗?

霍岐之听到两人的对话,眉头隆的更高,嘴唇微张,想要出声打断任凌儿。

只是任凌儿的语速又快又响亮,几乎是用抢的说。

“因为我是他未婚妻啊!”

童言心头失口一句:woc!

感到惊讶的同时,又觉得好像在意料之中。

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霍岐之真是废柴流大男主,这才多久又多了个未婚妻,记得宗门还有一个娃娃亲的未婚妻吧!

她微微睁大的眼睛,挨个扫过三人,半晌又重新回到任凌儿身上。

“你是他未婚妻?什么时候定下的。”

“一个月前我母亲安排比武招亲,岐之哥哥胜了。”

童言若有所思的点头,原来是他自愿的,估计是真喜欢人家。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祝福几句时,突然就听到霍岐之的声音,有点冷,不是高兴的语气。

“我曾同你解释过,我乃替人参加比赛。”

“你母亲清楚我替的是何人,也默认了替任一事。”

任凌儿头颅高昂:“我不管!我只知道是你赢了比武,替代的事我才不认,你既然拿了做陪嫁的鲛珠就必须娶我!”

童言被巨大的信息量炸的一愣一愣的,这……她是先问鲛珠的事好呢,还是先八卦八卦徒弟的绯闻好?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任凌儿的母亲任岛主,见自己女儿到了适婚年龄,也有意和另一个岛结秦晋之好,就在没有询问过任凌儿的意愿下,同对方岛主把婚事定下了。

作为最后一个知道自己马上要嫁人的消息的人,任凌儿肯定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成天跑到任岛主面前闹。

烦不胜烦的任岛主,只好打出一个缓兵之计,表面上举行比武招亲,暗地里则串通未来亲家准备婚礼。

之后打算暗箱操作,让对方公子在比武招亲上胜出,到时候任凌儿就是想反悔来不及了。

得知自己这个’未婚夫‘也要参加比武,任凌儿也表现的十分鸡贼……不机智,她命手下偷偷地把人给揍残了。

下不了床,不就参加不了比武大会了吗。

任岛主为了增加比武招亲的真实性,也让任凌儿放下戒心,把原本给她准备的陪嫁宝物,做为胜出的彩头。

鲛珠就是其一。

霍岐之答应替人上场,就是源于对方许诺事成之后将鲛珠给他。

不出意料的他赢了,意料之外的任凌儿只认他也缠上他了。

拿到鲛珠后霍岐之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是非之地,却还是被任凌儿追上,同时在海上遇上风暴,来到了这里。

太阳东升西落,明月独自高悬。

经过一天的休养后,童言的状态终于恢复了过来,此刻重新做了伪装后,打算离开天鉴,前去圣地。

因为霍岐之告诉她,圣地的老树就是万年凤凰木。

她有些等不得,只想尽快把凤凰木弄到手。半年之期,并非遥不可及。

她躲在阴影处观察方位,看好位置正打算走的时候,乍然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师傅。”是霍岐之。

“你还没睡?”童言看见来人一愣,她故意很晚才走,这个点连狗都睡了吧,霍岐之却还不睡。

“有事吗?”总不是找她有什么事吧。

“看来师傅真的很担心阿湛。”竟然打算连夜就走,多一天都不肯待。

霍岐之说这话时浅浅笑着,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羡慕他们姐弟情深。

童言如是说道:“他是我弟弟加同门,我不关心才奇怪吧。”

她话落下后,站在黑夜中霍岐之似乎顿了一下,沉默的伸了一只手过来。

“给你。”他手摊开,一颗只比玻璃珠大一圈的蓝色珠子露了出来。

珠子散发着幽蓝的光,光芒不刺眼,比今晚的月光更亮几分,透彻的珠里面还能看见类似水纹的波动。

霍岐之:“这就是鲛珠。”

童言皱眉:“你……”

她知道他有鲛珠,但是她不想问,鲛珠是霍岐之自己博来的,是他的机遇,若非必要,她不想跟他开口。

没有做师傅的总惦记徒弟机缘的道理。

可是现在,霍岐之居然自愿给她。

“徒弟孝敬师傅本是应当。”许是看出来童言犹豫什么,霍岐之认真的说到。

童言站着没动,内心纠结着拿还是不拿。

霍岐之凝视面前的人,眼神专注又认真。

“师傅。”

童言抬头看他。

“如果是我受伤,你也会不遗余力的救我吗。”

这个还用想吗?

“当然会。”

霍岐之脸上的笑容加深,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那你能不能答应,此生只收我这一个徒弟。”

他好像能理解,当初商寻为什么不肯收自己了。

童言:啊……这?前后有什么联系吗?

“我们这一脉的传统,好像就是只收一个。”她好心的提醒他。

“宗主不是。”

宗主还有一个叛出师门的弟子。

“我……尽量做到!”

童言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慢,修士的一生太长了,承诺了做不到才伤人。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