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霸婿下载
  3. 霸婿
  4. 第870章 凌杰入津南

第870章 凌杰入津南

作者: |返回:霸婿TXT下载,霸婿epub下载

陆侯爷直接表态臣服!

此前,因为臣服的条件谈不拢,他和苏雯白子歌僵持了很长时间,一直迟疑不决。

而今,看到凌杰展现出来的惊天实力。

陆贞啥也不说,直接认怂臣服。

盖因凌杰身上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可怕了。

陆贞也算见多识广了。

他见过的造心境强者不止一个,甚至连造体境的强者都见过。问题在于,他以前见造体境强者的时候,都没有感受到凌杰今天这样的惊天威压。

如此实力悬殊,还谈什么平等合作?

还谈什么臣服的条件?

没必要了!

直接臣服吧!

这一幕,让周围的无数看客都惊呆了。

周围的人都是红盟会的顶级高层。他们惊讶凌杰惊天实力的同时,也被陆侯爷直接臣服的举动给惊呆了。

凌杰什么都没做,陆侯爷就直接臣服了。

这……还了得?!

只有白子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旁的苏雯看了白子歌一眼:“先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出现这一幕?所以特地引陆侯爷来这里?”

白子歌轻笑道:“这么具体的场面我自然没预料到。只是感觉很多我们谈不拢的问题,交给公子,公子必定可以妥善处理。”

苏雯笑道:“先生真乃神人也。公子有你这样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啊。”

苏雯发自肺腑。

此前她和白子歌相处的时间不多。总感觉白子歌不如自己。

然而,随着接触的加深,她越发的感觉到白子歌身上潜藏着的惊天能量。

如果说凌杰是一头无法想象的绝世妖孽的话。那么白子歌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头可怕妖孽。这两大妖孽的组合,直接拉升了整个红盟会的实力。

未来红盟会所能够达到的高度,苏雯现在想都不敢想了。

或许,因为这两个绝世妖孽的存在,会让红盟会也变成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大怪物。

在众目睽睽之下,凌杰伸手搀扶起陆贞,轻声道:“既然你愿意臣服,那我们就是自己人了。不必客气。中午来我家里吃饭吧,我亲自给你下厨。”

留下一句话,凌杰直接纵身一跃,花成了一道光芒,消失不见了。

过了许久,陆贞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

额头上冷汗涔涔,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陆子卿上前道:“侯爷,你没事吧?”

陆贞这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走吧,去天音山和公子一起吃饭。”

两人直接走了。

一路上陆贞都沉默不语。

陆子卿忍不住道:“侯爷,凌杰的实力增长的太快了。数日之前,在圣子角逐那天,我听闻他的实力才造血境。如今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实力居然成长到了造心境!委实可怕。”

陆贞深以为然的道:“是啊,我都被他的气息给震慑住了。原本还想和他谈谈条件,结果……诶,不说了。”

说到最后,陆贞很羞愧的叹息。

陆子卿道:“这未必是坏事,凌杰是个重感情的人。侯爷的表态越是简单直接,他反而对你的印象越好。而且,如此强大的凌杰,对我们来说,更有保障。”

陆贞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轻轻点头:“话是如此。”

……

中峰之巅。

无数的高手还齐聚在这里,久久不散。

他们大部分都在这里闭关修行。结果看到凌杰来这里几天的时间突破了造心境,纷纷被惊呆。良久都无法缓过神来。连顾晨子都被凌杰的表现给吓到了:“牵机子,你看到凌杰身上的气息了么?”

牵机子一脸呆滞,被顾晨子这么一问,才缓过神来:“看到了。极其强大。虽然刚刚进入造心境。但足够横扫一切造心境的强者了。甚至遇到造体境的强者,都可以掰掰手腕了。”

顾晨子喃喃道:“可怕啊,凌杰的成长速度越来越迅猛,隐约要暴走了。再给他点时间,他的实力会超过我们三圣。直追老师了。”

说到老师,牵机子的目光沉了下来。

白福,这个黔江圣堂的缔造者。在圣堂之中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之后沉醉修行,抛家舍业,削发为僧。改建圣堂为庙堂。还带着众圣子削发。

这些年来,白福和外界隔绝了一切往来。如果不是因为大祭司造访圣堂,他已经很多年没和外界接触了。

而白福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为了进入通玄!

大限将至,留给白福的时间越来越少。

如果能够在有生之年进入通玄的话,白福或许还能够延年益寿,否则,只能撒手人寰了。

顾晨子道:“牵机子,你说凌杰有没有可能在有生之年超越老师抢先一步进入通玄?”

牵机子道:“天知道。走吧,去看看老师。我发现老师的脸色最近越发枯黄,似乎是大限将至了。老师的心态也没以前稳定了。”

顾晨子道:“好。”

……

话说凌杰离开符师会后山,直奔数十里,来到一处没人的野外荒废公园之中,这才停下来。

“嘭!”

只见凌杰整个人几乎砸在地上,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扑在地上不断发抖。

“大哥,你没事吧?”

小银急切的扑在凌杰的身上,满脸关心。

凌杰连连吐血,脸色苍白,哆嗦着道:“没事,这一次突破的太过勉强。导致根基不稳。牵动全身的血脉肌肉超负荷运转,我的五脏六腑都被重创了。”

凌杰只觉全身犹如千刀万剐一般痛苦。

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这一次凌杰突破的太着急了。直接扎入龙脉最核心的龙源之地。在凌杰的实力只达到造血境后期的情况下,强行引龙脉之气入体,洗涤肉身灵魂,最后靠着吞噬六大长老加上李翰林的七个造血境金丹,再吞噬李晓峰的造心境金丹。

在极短的时间里连续吞噬八个强大的金丹。

靠着这股强大的外力,强行冲击造心境!

这本身就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

一般来说,只有实力达到造血境巅峰,甚至圆满的境界,才能够向造心境发起冲锋。

这是常识!

但凌杰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够,出征津河在即,凌杰必须尽快进入造心境。只有这样,凌杰才具备对抗造体境的强者。

为此,凌杰选择了这种近乎自杀的方式强行突破。

如果不是因为身怀少司命给的树叶,靠着树叶护体。凌杰早就死在龙脉之中了。

饶是如此,凌杰还是承担了无法想象的重创。

“啊!”

凌杰在地上翻滚惨叫,无数鲜血顺着凌杰皮肤的毛孔往外流淌,分外吓人。

银狐上蹿下跳,急哭了都。

“大哥,你告诉我要怎么做?”

凌杰嘶吼道:“你什么都不要做,这是我自己造的恶果,我自己承担。等我的根基稳定了,体内暴走的造化之力自然会趋于稳定。放心,我还死不了。只是这个过程比较难受罢了。”

凌杰的心态倒是很淡定。

接下来,银狐只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的看着凌杰在地上翻滚惨叫,承受着非人的痛苦。

银狐很想为凌杰做点什么,甚至甘愿为凌杰承担这一切的痛苦。

“大哥,你何必那么着急呢……以造血境后期的积累强行突破造心境。你这要承担多大的痛苦啊。”

银狐看的泪流满面。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凌杰身上的痛苦,越来越大。

每一秒,对凌杰来说都度日如年。

凌杰什么都无法改变,只能强行保持心志,让体内的流转的造化之力慢慢的恢复正常,一点点的夯实根基。

此前陆贞看到的凌杰,只是风光的一面。

暗地里的凌杰,却承担着他们想都无法想的痛苦和折磨。

半个小时后,凌杰的身体都要裂开了。

一个小时后,凌杰的痛苦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致。凌杰甚至开始用拳头一次次的砸自己的脑袋。看的都叫人心疼。

两个小时后,凌杰的痛苦缓解了不少,他的表情也逐渐恢复平静。

凌杰清晰的感觉到,体内散乱窜动的造化之力,开始逐渐的恢复正常的流向。三个小时后,凌杰的痛苦消解了八九成。

凌杰已经可以很从容的面对这一切了。他开始盘坐在地上,吐纳呼吸,运转心法,调动体内的造化之力在四肢百骸之中运转流动。

每一次流动,凌杰身上的伤势都好转不少。

凌杰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凌杰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呼!终于撑下来了!”

凌杰全身湿透,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根基夯实之后,我能够感觉到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力量,从造化金丹之中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

凌杰张开双手,静静的感受着体内澎湃的造化之力。

太强了!

如果说之前的造血境,让凌杰彻底觉醒血脉之力的话。那么此刻凌杰进入造心境,那就是脱胎换骨。连心境和心脏五脏六腑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蜕变。

造心境,顾名思义就是重塑心脏。

心脏是人体五脏六腑的核心。是一切器官组织的根本中枢。更是血液的交换的中枢之地。

造血境,觉醒血液潜力,更进一步。

而当造血境觉醒的潜能达到一定的级别,就必须重塑心脏。

心脏是百脏之首,只有更高级的心脏,才能进一步激发血压的能量。

此间,凌杰体内三大血脉的潜能,得到更进一步的激发。

桃花金丹的直径达到了惊人的十米!

宝树王金丹的直径也达到了可怕的七米。魂念金丹和石钟金丹的直径都达到了四米。

金丹越大,蕴含的能量自然越强。

一般的人金丹,在成型的那一刻,体积基本上就很难扩展了。但凌杰是个极其恐怖的怪物。金丹的体积随着实力的提升而不断扩张。

特别是进入造血境之后,凌杰的金丹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

“轰隆!”

凌杰举起双手,一个十米直径的桃花金丹豁然出现在头顶之上。

金光闪耀,暗金色的光芒十分夺目,让人不敢直视。而上面释放出来的威力更是惊天动地。

凌杰自己都感到害怕:“好强啊!我要是把这个金丹拿去砸人的话。只怕就算是造体境的高手也扛不住吧。”

银狐兴奋道:“那是自然。我现在的修为虽然在你之上,但如果真正打起来,我都没把握击败你。大哥你这哪里是金丹啊,分明就是怪物。”

凌杰苦笑道:“我的对手比我都要强大。我现在可不能有半点骄傲。再给我一个小时,适应一下这个全新的境界”。

“好,我给你护法!”

银狐分外爱惜凌杰,默默的转身离开,背对着凌杰。

它把空间留给凌杰。

见识了凌杰刚刚在生死边缘的挣扎和煎熬,它都不忍心看着凌杰了。

远远回望,只见凌杰背对着小银,很认真的盘坐在草地上,一点点的适应全新的境界。

每一个细节,凌杰都应对的很认真。

他就像一个研究者,不断的研究着每一个细节。

凌杰身外激荡着一股极其可怕的风暴,起伏不定。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凌杰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心情大好:“小银,走,回家。”

凌杰一跃而起,化成一道影子,直接冲向天音山而去。

……

天音山,凌杰住处。

苏雯白子歌,陆贞和陆子卿四人早早的在这里等候。

凌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间。看到在餐厅里坐着喝茶的众人,凌杰轻笑来一声:“抱歉,让诸位久等了,我这就去做饭。你们再等等。”

凌杰倒是不含糊,进入厨房就开始倒腾。一个多小时后,凌杰做了几个小菜,端出来和大家一起吃饭。

陆贞和陆子卿两个人这一次变得十分拘谨。

坐在凌杰身边,两个人感到巨大的压力。哪怕不说话,都忍不住感到哆哆嗦嗦,哪里还有之前的从容?

饭后,凌杰照旧收拾碗筷,一个人包办所有的家务。

白子歌和苏雯两个人似乎对这一切司空见惯,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收拾停当,凌杰回到餐桌,给大主动泡茶,一边道:“陆侯爷,你的事情白先生都和我说过了。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我原本要给你的答案——对我的臣服,如果是无条件的,那么我会把你当成自己人。如果是有条件的臣服,那么,我从来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未来我就算弹定来津北侯和津东侯,也绝对不会重用你。这其中的利弊权衡,你自己决定。”

陆贞哪里还敢谈条件?

当下连忙起身抱拳道:“先生言重了。我在龙脉山巅的时候就已经臣服先生了。之前的事情是我态度不好,还请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凌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授权苏雯全权代理我和你商谈。”

陆贞连忙点头道:“是,先生。”

凌杰道:“苏雯,你们商谈到什么地步了?”

苏雯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最后道:“大都督已经率先领兵三十万,在李元的协助下度过津河,直奔津南之地协防了。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但津北侯和津东侯的攻势迅猛,大有继续曾兵的趋势。我们必须立刻做下一步的部署,否则光靠大都督和邰水华白月光古萧子,难以抗衡。”

凌杰道:“好,那你就由你跟随陆侯爷先一步进入津南之地。我修养几天再来津南。”

“是。”

对于凌杰的命令,苏雯从来都不反对。

陆贞道:“先生,津南之地的情况复杂,你一个人前来津南之地的话,恐怕会遇到诸多不必要麻烦。还是让陆子卿跟在你身边,随你进入津南。这样她也可以照应一下先生。”

凌杰沉默了一下。

凌杰何尝不知道,陆贞这番话固然说的有道理。但是还有一层意思,他没说出来。那就是——陆子卿跟在凌杰身边,也可以监视凌杰的举动。

如此一来,陆贞便可随时知道凌杰的动态。

苏雯自然也知道其中的深意,顿时脸色沉了下来。正要开口拒绝,这时候凌杰开口道:“可以。”

图腾五十七年,一月二十日。

苏雯再次带领三万红盟会核心弟子,在津南侯陆贞的带领下度过津河,直达津南之地。

而凌杰继续在天音山的住处休息闭关。

这倒不是凌杰有意在拖延时间,而是刚刚强行突破之后,凌杰有太多的短板需要弥补。

否则,凌杰压根发挥不出一个造心境强者的真正威力。

这几天时间,凌杰每天除了闭关就是给雨荷楚流沙和月离聊天。除此之外,凌杰每天还给陆子卿做一顿饭。吃饭的时候,虽然两个人的话不多,但陆子卿对凌杰的了解,比之前加深了不少。

在之前,陆子卿对凌杰还是有很大偏见的。

毕竟她所敬重的陆侯爷都臣服凌杰了,陆子卿心理上多少有点排斥和敌视。

随着和凌杰接触的加深,她发现凌杰是个表面上看起来很闲散的人,待人和善,心胸开阔,虽然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但丝毫不掩饰他内心那股积极向上的意志。

这样的男人,很有魅力。

越是厉害的女人,越会喜欢这种性格的男人。

陆子卿不可否认自己对凌杰越发的认可。

一月二十一,陆子卿带来津南之地的战报——双方在津南的门户水源城外对峙,经过三轮增兵,双方投入战场的大军数量合计超过了八十万。而且战斗惨烈,津南之地处于劣势。陆侯爷和大都督火舞损失惨重。

而武界方面,红盟会和陆侯爷旗下的武界力量被两大侯爷夹击,特别是有阿布这个造体境的强者坐镇,更是损失惨重。

津南侯,有点顶不住了。

凌杰听到这些消息,并未表态,只是道:“再给我一天时间。让他们闭门防御,不要发生战事。”

陆子卿虽然心里着急,但也没办法,只好照做。

凌杰照旧洗完,拖地,浇花种树,最后闭关。

陆子卿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在凌杰闭关的时候,陆子卿一个人来到院子里,坐在一棵菩提树下暗自发呆。

这个大美女的美宇之间,都泛起浓浓的担心。

如果不是强忍着,只怕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就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传来:“你在责怪我大哥?”

陆子卿吃了一惊,连忙转头看去,看到是银狐,这才松了口气:“我没这个意思。”

陆子卿早就知道银狐是凌杰的灵兽,倒也不觉得奇怪。

银狐道:“你有这个意思,我都看出来来。”

陆子卿瞪了银狐一眼:“好吧你说的对,我确实有点着急。津南之地马上就要沦陷了。凌杰明明已经突破了造心境。为何不立刻前往津南驰援?”

银狐道:“你以为大哥不想去么?”

陆子卿好奇道:“难道不是么?”

银狐道:“当然不是。大哥是去不了。”

陆子卿道:“凌杰他好好的,怎么就去不了?”

“好好的?”银狐不悦道:“你只看到大哥最美好的一面。我实话告诉你吧。之前为了准备驰援津南之地。只有造血境后期的大哥,强行冲击造心境。”

“什么?凌杰只有造血境后期,就胆敢冲击造心境?疯了啊!这不是找死么?”陆子卿都吓了一跳。

要想冲击下一个大境界,必须在本境界内达到巅峰甚至圆满才可以。

最好是圆满。

否则拔苗助长,后患无穷。

突破的时候大概率会走火入魔而死。

凌杰,居然这么疯狂?

恐怖如斯!

银狐道:“你现在才知道大哥多么不容易啊。大哥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驰援津南之地。大哥为你们所做的已经够多了。”

陆子卿道:“可是,凌杰最后不是突破成功了么,那天我在龙脉山巅上亲眼看到他的惊天实力。”

银狐冷冷道:“那是大哥故意在人前表现的好一点。他离开之后,差点走火入魔,在地上打滚哭泣。耗费了足足一个上午的时间,才勉强稳定根基。饶是如此,也只是勉强稳定而已。这几天时间,大哥日夜不停的闭关,调养心态。为的就是清楚这些隐患。让自己的实力恢复稳定。否则,大哥根本没办法参加战斗,毕竟随时都可能暴雷。”

陆子卿听得目瞪口呆。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凌杰的良苦用心。

念及此处,陆子卿甚至为凌杰感到几分心疼。

“抱歉,之前是我误会凌杰了。”陆子卿忽然起身,冲银狐微微欠身:“我为之前的行为,给凌杰道歉。”

银狐叹了口气:“你知道就好。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大哥是个话不多的人。我可不想大哥一边为了驰援你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边还要被你们误会。”

“是我的错,抱歉。”

陆子卿很有礼貌,再次道歉。

银狐道:“津南的事情,出不了事情。你安心就好。”

陆子卿仍旧不太放心道:“你为何那么肯定?”

银狐道:“因为顾晨子和牵机子两位前辈都还在圣堂,并未出手。除此外还有实力更强的白福老先生。怎么都不至于败给津北侯和津东侯。大哥部署的事情,不会有问题。”

陆子卿这才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担忧之色慢慢消散。

接下来,陆子卿活跃了很多,主动帮助凌杰做一些家务。每次凌杰浇花的时候,她会主动靠近凌杰,和凌杰聊天。她甚至喜欢上了和凌杰说话的感觉。

凌杰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估摸着肯定是银狐这家伙对她说了什么。

一月二十二,清晨。

凌杰刚刚完成一个晚上的闭关修行。出关之后凌杰神色大好,主动来到院子里面散步。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散步了。扫除所有隐患的感觉,真的不错啊。”

凌杰在院子里面打了一套拳法。

还顺便淬炼了一遍九天赤阳功。

对现在的凌杰来说,此前的诸多功法,已经不适应了。

但雪姬留下来的九天赤阳功,着实强大无边。

饶是凌杰修炼到造心境,也只修炼到九天赤阳功的前四层。

连第五层都还没进入。

“九天赤阳功确实强大,实力越强,越能够感觉到它的强大。”

晨练过后,凌杰照旧做早餐。

两碗面条。

很入味。

饭后,陆子卿再次带来津南之地的战报——水源城外的大军发动了疯狂的攻城战役,水源城几乎失手。而武界方面,红盟会受到重创,邰水华和白月光重创。

凌杰听了这话,紧皱眉头:“这么说来,情况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

陆子卿咬牙道:“的确如此,阿布的实力很强。他背后代表着二圣的势力,整个团队凶猛无比。还请先生早日决定。”

陆子卿没有明确给凌杰施压,让凌杰早日亲自出手驰援。

凌杰看在眼里,沉默了很长时间。

最后,凌杰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就随我一起进入水源城吧。很多事情,应该做个了断了!”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