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综漫半神下载
  3. 综漫半神
  4. 回家了(完结)

回家了(完结)

作者: |返回:综漫半神TXT下载,综漫半神epub下载

()莫莫醒过来的时候还在她在揍敌客家的卧房里,她睡在纯黑丝绸的柔软大床上,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似乎错觉的回到了小时候,然而床边轻轻的书页翻动声让她不得不从幻境中回到现实。

“库洛洛?”莫莫有点诧异,随即的就有点头疼的皱起眉来,“你怎么在这里?”她现在脑袋很疼,精神都有点恍恍惚惚的,实在打不起精神来警惕防备坐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

“你说呢。”库洛洛合上手中的书,坐到床边,将莫莫抱入怀,颇为温柔的帮她揉揉额头,“头很疼很难受吗?”

“嗯。”莫莫靠在他怀里,库洛洛身上的体温很暖很舒服,莫莫贪恋的往他身上凑了凑,眼睛又忍不住的闭了闭,小小的打个哈欠,贪恋他的温柔和照顾。神思恍惚的,莫莫又想起了她还和库洛洛签订契约时候库洛洛抱着她一起在午后晒太阳的日子,好惬意好平静……

但是,那铺天盖地的血色恍惚在眼前蔓延,莫莫猛然惊醒,用力推开库洛洛,却被库洛洛抱住,不得动弹。

“放开我!”莫莫用力挣扎,可是眼神却越来越迷茫,动作渐渐变轻。

库洛洛看她的模样,伸手摸了摸莫莫的小脸,略显好奇:“已经分不清了吗?”

莫莫迷迷糊糊的,就要睡下,却又猛的一个激灵惊醒过来,微微侧头看库洛洛的侧脸,仔细认真的辨认一番之后,莫莫还是迷迷糊糊的认不出来人,忍不住伸出小手捧起库洛洛的脸,面对面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好半晌,才犹豫着轻声开口:“库洛洛?”

库洛洛危险的眯起双眼,莫莫恍惚着,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把脸贴到他心口处,闭上双眼:“库洛洛。”库洛洛微微一怔,伸手揉揉莫莫的头发,按在怀里。

“我好像做了个梦。”莫莫用力抓着库洛洛的衣服,缩在他怀里略略颤抖,“我梦见,梦见你们都消失了,都不见了……好可怕。”

库洛洛轻笑起来,低头捏捏莫莫的小脸:“嗯,只是梦而已,你还怕什么?”

莫莫摇头沉默不语,只是紧紧抓着库洛洛的衣服不肯放开,好一会才仰起头看了看周围:“这是揍敌客家,你怎么会在这里?”

库洛洛笑了下:“你说呢?”

莫莫僵硬住,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种感觉在房间门被推开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看到来人,莫莫立马就惊讶外加无措的瞪圆了眼睛:“鼬哥哥!”他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不对,主神那边……

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的看着坦然抱着莫莫表示亲昵的库洛洛,和他对视三秒,转头看莫莫:“现在感觉怎么样?”

莫莫猛的一个激灵,立马去推库洛洛,可是库洛洛抱的很紧也很有技巧,莫莫挣扎两下,却还是挣扎不出来,偷瞄了一眼鼬的脸色,莫莫立马就僵直了,唯唯诺诺的垂下脑袋:“嗯,好了。”

鼬依旧面无表情,停了下,才说了一句:“出来,我有话告诉你。”

莫莫垂着脑袋乖乖应了一声,鼬消失在门口,莫莫这才用力捶了库洛洛一拳,挣扎从他怀里跳下来:“你……你,你故意的!!”莫莫这个气啊,鼬会吃醋的好吧,他吃醋最后倒霉的是她好吧。

库洛洛面无表情:“你就那么在乎他的感受,那我呢?”

莫莫被狠狠噎了一下,撇过头:“我们没有关系了。”

库洛洛被气乐了,失去了伪装,显得更加疯狂又嗜血:“哦,原来是这样,看看你的右手。”

莫莫呆了呆,连忙去看自己的右手,无名指的位置,原本和朽木白哉签订的那个灵魂共享契约不知道为什么外露的花纹变化了,变得更宽了些,图案也复杂了些,而且还掺杂了其他的东西,莫莫定心感应了下波动,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到库洛洛脸上,她气得全身发抖,恨恨的指着库洛洛:“你,你……你干了什么?!!”为什么她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永远都是处于劣势的啊啊啊!

库洛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抬起右手,他的无名指上有一个同样的花纹,看的莫莫恨不得把他那节手指头剁下来:“就是你想的那样,虽然是诱拐的。”

无耻的强盗!!莫莫气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库洛洛却站起来捏捏莫莫的小脸:“别想逃出去,你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的。”这句话说的莫莫背脊一阵发麻,库洛洛这个变态疯子,她,她惹不起。

莫莫内牛满面,沮丧着小脸逃出了房间,顺着鼬遗留的气息找到后花园,鼬靠在树下,闭着眼睛似乎只是在晒太阳,莫莫看的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还在木叶村两个人生活在宇智波一族时的情景,她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和鼬坐下来好好的说话了。

莫莫安静的在鼬旁边坐下来,小心翼翼的把爪子搭到鼬的腿上,鼬没有动,莫莫松了口气,挪了挪屁股,偷偷的蹭到鼬的怀里,他身上的味道一如从前那样没有变化,莫莫闭上眼睛,感受血液在皮肤下泊泊流动的生机,还好,他还是活着的。

“莫莫,我很生气。”鼬的手按住莫莫的小脑袋,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又带着一点点温柔和无奈,“可是,我又不忍心你难过。”

莫莫不敢说话,她怕说出来的都是错的,沉默的把脑袋往鼬怀里埋了埋,鸵鸟一般的不肯抬头面对。

“你很为难。”鼬慢慢的说出来,“因为你太心软,无法狠心也没有办法做出决定,可是又不想我为难是吗?”

莫莫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鼬一眼,立马又缩回去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想啊,她只想好好爱一个人,和爱人生活下去,过最简单的生活,能够在早起的时候说早安,能够一起去逛超市购物,能够在寂寞害怕的时候有人陪在身边……现在人是有了,就是太多了。她也想,干脆舍弃掉其他人只和其中一个一起离开到没人的地方生活,可是歉疚不舍的情绪让她怎么都没有办法做出选择,她无能为力的徘徊,被他们满满的爱意所溺毙,只能沉默的拖延着,最后变成了这样的局面,纠缠在一起,更加的繁杂让她无法动弹。

鼬无奈的看着莫莫,低头戳了戳莫莫的额头:“笨蛋,要是等你做出决定那可能已经是天荒地老了,你就从来没有想过问问我们吗?”

莫莫呆呆的看着他,是啊,鼬他们无论是哪个都是绝顶聪明的,她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放在心里一个人纠结而不是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去解决呢?

“等你想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鼬接着说下去,面无表情眼底却带了一丝笑意,伸手拍拍莫莫的脑袋,“乖,我们已经分配好了,还有那个主神……”

“主神?”莫莫转移了注意力,却忽略了鼬说的那个“分配”,等她后来反应过来,一切都成了定局,神马都是浮云了~~这一刻莫莫的注意力都在主神上了,“它怎么了?”融合的时候记忆有段时间太过混乱,现在她勉强能够保持一定的理智,可是那段时间的记忆还是乱七八糟的,只是模糊记得她还没有和主神打起来啊,那主神是怎么肯消失的?

“唔,这种事情一时半会说了你也不太清楚,。”鼬毫不客气的贬低了莫莫的智商,“你只要知道我们帮你和主神签订了一个协议就行了,主神已经乖乖的回去了,你再也不用和它较量了,呵,放心,这可不是你那傻乎乎的被占了大便宜的契约。”

莫莫捂着脑袋,郁闷的嘟起嘴,喂,就算她不聪明没错,不擅长这种斗争没错,也不带这样贬低她的智商的,喂,她好歹也是很会打架的好吧!

鼬微微勾起嘴角,放松下来,看着莫莫郁闷鼓起的包子脸,声音淡淡:“去你老家看看吧。”

“……好。”莫莫用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迟疑着笑了笑,“我们回家。”

“……就这样。”莫莫把黑色标着15字样的传送门立在了揍敌客家后山山顶,对揍敌客全家道,“这道门链接其他的空间,可能有些地方我还没有弄好,但也不会花太多时间的,这扇传送门我就放在这里,如果我们家想要到别的世界发展,也是可以的。”

席巴和揍敌客家老祖宗相互看了看,席巴点头:“我知道了,这事我们会考虑的,倒是你,真的要走?”

莫莫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就当我嫁到很远的地方了吧,爸爸,回娘家也只是几分钟的事情。”莫莫摆摆手,招呼奇犽小杰,“如果历练的话也可以去其他的世界,很长见识的。”

奇犽别扭的哼了一声:“知道了,你真啰嗦。”

莫莫嗤笑了声,最后挥手和揍敌客全家告别,和伊路米相视一眼,手牵手踏入了门,优美动听又略显哀伤的钢琴曲再度响起来,巨大的黑色立方体建筑物慢慢的悬浮起来,那些无形的锁链一根接着一根实体化,又一根根的松脱,诺亚方舟在闪烁一下之后,消失在原地,后山再度恢复到原样,除了那道黑色的传送门,再也找不到那个奇异建筑停留的一丝痕迹。

奇犽和小杰站在山顶,好一会,小杰才有点沮丧的道:“爸爸和小妈妈还会回来吗?”

奇犽嗤笑了下,掩盖下那丝不舍:“白痴,你就不会去找他们吗,我还想去别的地方看看那里的风景呢。”

“那也要先把语言学好了再说。”席巴突然冒出来一句,带了一丝奇异的笑容,“我算是找到不错的养老地了,奇犽,你可要快点长大才行。”

奇犽现在倒是对当家主什么的没那么排斥了,别扭的扭过头,嘴里还是不肯老实回话:“哼,谁要当家主啊,最讨厌了!”

席巴只是面无表情的抽出一打的暗杀名单:“奇犽,你大哥把这些年累积的假期全部申请走了,所以接下来他的任务你要分摊一部分了。”

奇犽一看那打单子,立马就猫脸了:“啊……为什么这么多?!!”大哥,你太不厚道了!

席巴也很无奈,他大儿子可是工作狂,家里的任务一向是接的最多的,现在他出去休假倒是舒服了,可怜他们这些留下的人都要去做任务,就连很久都不出动的曾曾祖父都接了单子出去忙了好吧~~

诺亚方舟里面,一群研究狂对着莫莫弹奏的那台钢琴两眼发光,如果不是莫莫,恐怕这台黑色钢琴就要被当场拆下来研究了。莫莫无语抽搐,看着对着房间敲敲打打仔细研究的以蓝染为首的一众人等,乖乖缩到墙角画圈圈,她是白痴,她会用但是不会制造……她靠边站。

库洛洛在一边研究被冰封的一个等级为三的恶魔,转头问莫莫:“你说他们是机械制造出来的生物,真是相当有研究价值的奇特生物啊。”

莫莫嘴角抽搐:“呃,我知道没错,可是不太懂这个。”诺亚什么的又被她杀光光了,短时间是别想转生出来了。

“诺亚方舟,圣经里的那种吗?”蓝染眯着眼睛敲着墙壁,“材质很奇特……”

莫莫干脆窝到一边的沙发上,撑着下巴:“这是我抢的,诺亚方舟是诺亚们制造出来的,我只是复制了程序和法则,又加强了外层的防御和守护力量,把它变成了我的,不要问我怎么制造的什么原理啊,我完全不知道,至于程序法则什么的……我只会用,不懂的!”

蓝染嗤笑:“我也没指望你会懂这个。”

莫莫怒:“你是在说我太笨吗?”

蓝染看看天花板,又看看莫莫:“要不然呢?”

莫莫泪奔,扑到亲亲白哉怀里求安慰,她很聪明很厉害的好吧~~~蓝染你欺负银~~~

白哉摸摸莫莫的脑袋:“至少你在战斗方面很擅长学习。”

莫莫泪目:“你是说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是吧是吧~~~”白哉你也黑了有木有……

白哉默,莫莫咬牙切齿虐待之,白哉沉默的接受莫莫的虐待,约莫时间差不多了,伸手像拍小狗那样拍拍莫莫的脑袋:“没有,你这样很好了。”

莫莫鼓着双颊,转头看看外面,看到那个熟悉的天蓝色的球体行星忍不住笑弯了眼眸,啊,到家了。

寂静无人的别墅区小花园,黑色的传送门无声无息的出现,莫莫最先蹦出来,看到熟悉的环境,只觉得鼻头酸酸,好怀念啊,她似乎离开很久很久了,又似乎只是出去旅行了一次,从未走远。

“你的家乡?”库洛洛踩了踩地面,看到远处路过的行人,“……真是和平的世界。”

“是的,这里杀人的犯法的,是要进监狱挨枪子的。”莫莫鄙视这个强盗,“所以,杀人可以,被抓到不可以!”

“法律严苛吗?”蓝染了悟的点点头,看看这一片别墅区,“看来以前你家境还是不错的。”

“嗯,我爸爸生前开了家公司,生意不错,后来出车祸之后,我哥哥接手,他说反正我们家的钱够用一辈子了,而且我们两个也争不过那些股东们,就主动出售了一部分股票放弃最大股东位置,坐在家里分股份利润和年底分红……后来我哥哥也出了事,家里就剩我一个了。”莫莫说到这里,表情有点难过,“我一个女孩子,哪里花的了那么多钱,我又不喜欢出门,呵呵,反正就那么过了。”

说话间,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一栋别墅面前,莫莫熟练的从门口的花盆下面翻出磁卡,对一众人干巴巴的笑了笑:“因为我有钥匙被偷掉结果被锁在门外进不去的前科,所以习惯备份钥匙放在这下面,呵呵,还没被人发现过。”

其他人嘴角抽搐,莫莫,你还能更挫一点吧。

莫莫的家是那种中等别墅群里的那种,三层楼加后花园,房间零零碎碎的也有十几个,莫莫看着沾了轻灰的家具,叹了口气,敲了敲手心,一个大范围的清尘术把那些灰都扔到外面,才放松下来,走进去:“嘛,这就是我家了,你们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

“你为什么不请个仆人?”白哉很知道莫莫很懒的,这么大的别墅,需要定期打理,莫莫可没有这个耐心。

莫莫坐到单人沙发上,窝成一团:“唔,不喜欢别人,我习惯请钟点工定期来做打扫。其他什么的,我一个人也不是做不来。”

奈落转头看到挂在墙上的全家福,那个笑得非常幸福可爱的清秀小女孩:“你原来是长得这个样子的啊。”

莫莫翻个白眼:“没错,我原来长得一点也不漂亮。”她捏捏自己的脸,“这张脸是后期加工过的,按照主神的理论,长得漂亮柔弱会给人心理上不自觉的轻视和放松,比较好对付。”

“你哥哥……”奈落看着那个绝对阳光帅哥型男的男孩,在照片里也看的出来他对莫莫的宠溺。

“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莫莫不太想提哥哥,皱着眉想了下,“他……很优秀,唔,我也说不好他的性格。”她实在不敢说,哥哥像波风水门和库洛洛的结合体,在外阳光开朗又理智冷静,而且疯狂起来的时候实在让她害怕,可是温柔起来她完全无法逃开,当初要不是那场意外,很难想象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敢说吗,她根本就不敢说哥哥,那个一意孤行要顶着**的压力也要得到她的男人……她根本不敢提。

奈落似乎看出什么,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就不再问这个问题。莫莫暗地里松了口气,不理他们直接上楼去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蒙了一层灰,简单的打扫之后,莫莫打开了电脑,数十封邮件积存,看了下,都是好友安澜和丝丝发过来的,莫莫点开日历,对了对时间,她离开了那么久,这里也只是过去了半个月,真是难以想象。连忙发了封邮件告诉好友自己失踪的原因,莫莫这才有心情去看那些邮件,无一例外都是咒骂她没人性关手机关QQ不回信失踪的询问短信,最后一个是同学会的邀请函,莫莫沉吟了下,还是关上了邮箱,同学会什么的,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去参加。

莫莫对着电脑屏幕坐了好久,还恍惚觉得自己的经历似乎只是一场梦,但是梳妆台上镜子里的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却明明白白的告诉她,那些不是梦,而是最真实存在经历过的。

莫莫抬起手,一点火苗在指尖点燃起来,莫莫怔怔的看着火苗,笑了出来,笑得很惨淡,明明是在笑,却更像是在哭,火苗熄灭,莫莫撑起下巴,打开音响,放自己听惯的那些歌,在熟悉的旋律中莫莫才真刻的了解到——她真的回家了。

没错,回家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