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名联观止下载
  3. 名联观止
  4. 第794章

第794章

作者: |返回:名联观止TXT下载,名联观止epub下载

喜获张佛千赠联

在老一辈作家中,张佛千联作最多,尤擅长于制作嵌名联。一九八八年

秋,我初访台湾,在《联合报》所设的宴会中,得与张老相识(那时他已

有八十五六岁了)。第二天,张老便赠我一联,不但是亲笔书写,而且是

裱好了托专人送来,真是盛情可感。联云:

羽客传奇,万纸入胜;

生公说法,千石通灵。

并有题序云:“羽生先生为武侠说部千百万言,天下传诵,奇肆诡变,

引人入胜,窃慕之久矣。顷喜其自港来台,得接杯酒之欢,又读其近作谈

联之文中,引余为孙立人将军作郑成功祠长联,喜制小联为赠。借博方家

一灿耳。”谬奖实不敢当,但前辈的谦厚却是值得我们作为风范的。他提

及的“其近作”,是我写的一篇《谈郑成功祠联》的文章,当时刊在台北

的《中国时报》。

第八一〇章附錄

我曾於一九九一年八月九日在香港《大公報.藝林》寫過一篇《楹聯的

各自為對格》,是專談楹聯作法的,因性質不同於本書的談趣,特附錄如

下:

楹聯的各自為對格

古人習慣把對聯懸掛在廳堂前部的柱子上,稱為楹聯。後來就變成了對

聯的別稱,至今沿用。即使不是懸掛或黏貼在壁間或柱上的聯語,也都可

以稱為楹聯了。

顧名思義,對聯藝術的主要特點就是對稱。概括而言,對稱可分三個方

面:一、詞性;二、虛實;三、平仄。即詞性相同(名詞對名詞,動詞對

動詞),虛實相對,合乎平仄規則。若再加上一條“切合題旨”,那就是

評定對聯優劣的四項原則了。

但在古今名聯中,卻往往會發現一些表面看來似乎並不對稱的例子,尤

其在詞性和虛實方面。例如昆明大觀樓長聯中有個相應的對句:

喜茫茫空闊無邊;

歎滾滾英雄誰在。

“英雄”與“空闊”,一是名詞,一是形容詞,前者“實”,後者

“虛”,論詞性有如南轅北轍。

端方題黃鶴樓聯:

我輩復登臨,昔人已乘黃鶴去;

大江流日夜,此心常與白鷗盟。

“登臨”,動詞;“日夜”,名詞,亦是一虛一實。更有甚者,有“江

東才子”之稱的近代詩人楊雲史,一度曾任北洋軍閥陳光遠的秘書,在某

次的陣亡軍士追悼會中寫過這樣一副輓聯:

公等都遊俠兒,我也有幽燕氣,可憐北去滯蘭成,聽鼙鼓一聲,

愴然出涕;

醉後摩挲長劍,閒來收拾殘棋,慚愧西來依劉表,看春江萬里,

別有傷心。

這是曾引起大風波的民初名聯(因陳光遠不知劉表是何人,誤將漢末

“八俊”之一的劉表當作讓成都的劉璋,以為楊譏諷他,楊幾遭殺身之

禍)。在這副對聯中,上聯的“公等都遊俠兒”與“我也有幽燕氣”成對;

下聯的“醉後摩挲長劍”與“閒來收拾殘棋”成對。各自為對,不但下聯

可以完全不管上聯的詞性,甚至連句子結構的形式也不一樣。如果對於楹

聯對稱的格式只知其一(上下聯相應詞句成對),不知其二(各自為對)

的話,那就難免會引起疑惑,不解何以“公等”可對“醉後”,而“我也”

竟然可對“閒來”了。

由於初學者每多不知楹聯的各自為對格式,這就引出了一些笑話。一九

九一年年初悉尼華埠的建德大廈徵聯,我和澳洲著名華裔作家李承基、趙

大鈍等人擔任評判,獲得冠軍的一聯是:

建始樓台,經營有道;

德昭遠近,童叟無欺。

此聯以“樓台”“遠近”“經營”“童叟”四個聯綿詞作反常的實對

虛、虛對實,互相匹配,既靈活,亦工致。末以“有道”回應“建”字,

“無欺”回應“德”字,上下關照,章法嚴謹。故得標榜首。公佈後有人

提出質疑,認為“詞性不相對稱”,何以能獲冠軍。其實以“樓台”(名

詞)來對“遠近”(形容詞),和大觀樓長聯中的以“英雄”來對“空闊”

相同;以“經營”(動詞)來對“童叟”(名詞),和端方題黃鶴樓聯中

的以“登臨”來對“日夜”也是一樣。經過解釋,這個茶杯裏的小風波也

就告平靜了。

楹聯的對稱格式有正格,也有變格。正格是人所共知的上下聯的相應詞

句成對,變格是上下聯兩邊各自成對(或簡稱“各自為對”)。雖云變格,

在古今名聯中也是被普遍使用的,例子幾乎俯拾即是。

“各自為對”是沒有限制的,可以是整體,也可以是局部。如民初一副

著名的諷罵袁世凱的輓聯:

總統府,新華宮,生於是,死於是;

擁戴書,勸進表,民意耶,帝意耶?

這是整體的兩邊,各自成對。即上聯的“總統府”與“新華宮”成對,

“生於是”與“死於是”成對;下聯的“擁戴書”與“勸進表”成對,“民

意耶”與“帝意耶”成對,而不是用“總統府”來對“擁戴書”的。

局部的兩邊各自成對,那更是不拘一格了。它可以是聯中的一個句子,

也可以是一個句子當中的一部份。

整個句子的各自為對,除了上面所舉的楊雲史輓陣亡軍士一聯外,還可

再舉兩個著名的例子。

楊度輓梁啟超聯:

世事亦何常,成固欣然,敗亦可喜;

文章久零落,人皆欲殺,我獨憐才。

這是運用成語的兩邊各自成對。上聯的“成固欣然”與“敗亦可喜”成

對,下聯的“人皆欲殺”與“我獨憐才”成對。如果嚴格講究詞性,“成

固欣然”與“敗亦可喜”、“人皆欲殺”與“我獨憐才”也不能算是對得

工整,但因句子的架構相同,在對聯藝術中稱為“寬對”,這個對稱也是

可以成立的。

又如廣州大同酒家的嵌字聯:

大包易賣,大錢難撈,針鼻削鐵,只向微中取利;

同父來少,同子來多,檐前滴水,幾曾見過倒流。

這也是上下聯中,各有一個句子是用“兩旁各自成對”格的。即上聯的

“大包易賣”與“大錢難撈”成對,下聯的“同父來少”與“同子來多”

成對。同時這也是架構相同的寬對。

局部的各自為對也可以是一個句子當中的一部份。如龔鼎孳題北京某劇

樓聯:

大千秋色在眉頭,看遍翠暖珠香,重遊贍部;

五萬春花如夢裏,記得丁歌甲舞,曾睡崑崙。

上聯的“翠暖珠香”,下聯的“丁歌甲舞”各自為對。即以“翠暖”來

對“珠香”,“丁歌”來對“甲舞”。

又如大觀樓長聯中有一個相應的對句:

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

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

上聯的“蘋天”“葦地”“翠羽”“丹霞”,下聯的“斷碣”“殘

碑”“蒼煙”“落照”各自為對。而句子的其他部份,如“更”“便”,

“點綴些”“都付與”則是仍依“正格”成對。

阮元(道光年間曾任雲貴總督的大官)曾把大觀樓長聯中他認為“對仗

欠工”者改了十幾處之多,也不知他是否不懂可以各自為對的道理(或雖

懂而拘泥於正格),把上面例句中的“斷碣殘碑”改為“蘚碣苔碑”來與

“蘋天葦地”相對,理由是蘋、葦、蘚、苔都是植物,同類詞相對,“更

加工整”。卻不知這麼一改,把原句“斷碣殘碑”所包含的那種歷史蒼茫

感全都失了。更何況若依各自為對格,“斷碣”“殘碑”,本來就是對得

十分工整的。阮元修改的大觀樓長聯,其他地方也大都類似。

局部成對的範圍,“最小”可以只有兩個字。這種例子多見於聯綿詞

(註:狹義的聯綿詞限於雙聲、疊韻,廣義的聯綿詞則是“兩字相續,或

以其形,或以其事,或以其聲”相綴成義。許多複合詞都包括在內。有興

趣的讀者可參閱王國維著的《聯綿字譜》及符定一編著的《聯綿字典》。

尤以後者最為詳盡,這裏不擬贅述了)。如上述大觀樓長聯中的例子:“喜

茫茫空闊無邊;歎滾滾英雄誰在。”雖然論詞性“空闊”與“英雄”,一

是形容詞,一是名詞,前者“虛”,後者“實”,但由於“空”與“闊”

是同類詞,“英”與“雄”是同類詞,依兩邊各自成對格,不但可以成立,

而且對得非常工整。阮元把這個對句中的“空闊”改為“波浪”,用以與

“英雄”相對,非但失了原作的氣勢,而且也不符合實景(滇池並非長江

黃河,它的波浪是不大的,更說不上“無邊”)。孫髯翁這個例句就是運

用聯綿詞在兩邊各自成對的例子。聯綿詞必然是兩個字組成的,所以比例

亦是“範圍”縮小到只有兩個字的各自為對的例子。

運用聯綿詞的各自為對格還可以舉幾個著名的例子,如岳墳名聯:

正邪自古同冰炭;

毀譽如今判偽真。

廣州越秀山五層樓聯:

萬千劫危樓尚存,問誰摘斗摩星,目空今古?

五百年故侯安在,使我憑欄看劍,淚灑英雄!

章士釗贈陳寅恪詩聯:

閒同才女量身世;

懶與時賢論短長。

“冰炭”“偽真”“今古”“英雄”“身世”“短長”詞性不同,虛實

有別。但由於它們都是兩個詞性相同的字組成的聯綿詞,故依各自為對格,

便可對稱。

還有只需上一個字和下一個字是同類詞,便可運用各自為對格的例子。

如廣州陶陶居酒家的嵌字聯:

陶潛善飲,易牙善烹,飲烹有度;

陶侃惜寸,夏禹惜分,分寸無遺。

“飲烹”,動詞;“分寸”,名詞。“分寸”是聯綿詞,“飲烹”不是,

但有一樣相同的是,“飲”“烹”詞性相同,“分”“寸”詞性相同。依

各自為對格,“飲烹”與“分寸”也是可以成對的。

懂得“各自為對”的格式,有助於我們對楹聯藝術的欣賞,從“懂得”

到“善於運用“,那就更有助於我們提高楹聯製作水平。限於篇幅,我在

這篇文章中所舉的例子有限,希望讀者能舉一反三。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