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上瘾下载
  3. 上瘾
  4. 楔子

楔子

作者: |返回:上瘾TXT下载,上瘾epub下载

楔子

-

凌晨两点。

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骤亮,随后,一道突兀的铃声响彻沉寂的夜。

雷霆被铃音惊醒,深深吐出一口气。

安抚拍了拍怀里不堪其扰呓语着往他怀里钻的女人,伸手摸到电话,接起来。

少顷,他在黑暗里猛然睁开眼。

用手抹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些,语速极快的应了声,“我们马上到。”

“老婆——”雷霆挂断电话,低头捧着徐静宜的脸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口,“老婆快醒醒,我们得赶快到医院去!”

雷霆声音急躁躁的,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可语气却也带着难掩的笑意和开心:“甜甜要生了。”

徐静宜听完,模模糊糊“哦”了声。

翻个身背对他,继续睡。

雷霆没再叫她,翻身下床去更衣室穿衣服,顺便给她拿了套。

出来时,一点不意外看到后者倏然从床上坐直身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看他:“你说什么?甜甜要生了?!”

雷霆扬唇“嗯”了声,把手里的衣服递给她,“欧阳刚打电话已经在医院了,你穿衣服,我给大个儿和孙学打电话,一会儿我们直接在医院汇合。”

夫妻两个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妥当,下楼。

走到楼梯中庭时,一道干巴巴的闪电扫过窗外的墨色,轰隆声随后而至。

大半夜的,他们并不打算带儿子去,所以到楼下,徐静宜去客房给红姨交代一声,而雷霆则去儿子的卧室看一眼。

只是在徐静宜和红姨简单交代完,回身看到自己老公怀里抱着的儿子时,意外挑挑眉。

雷霆没多说什么,给红姨点了下头,用另一只手拉着徐静宜往门口走,“阿镜估计是听着动静了,我推开门,就见他在床上坐着,说要跟着去。”

徐静宜不置可否,穿鞋的时候笑着揉揉小家伙脑袋,“看来我们阿镜是真的很期待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

自这几个月看着夏天的肚子像吹皮球一样越来越大,这小家伙儿几乎每天都要问上她一句:甜甜妈妈的宝宝要出来了吗?什么时候出来?

看着似乎比他们这几个大人还要着急。

雷镜听见徐静宜的话,抿着唇笑了笑。

几个月前,他们幼儿园的夏季游园会,芒果班里有个小朋友的妈妈带着他刚满一岁的妹妹过来参加。

刚开始时,雷镜没觉有什么。

直到后面玩游戏,人头攒动,小宝宝认错了人,在背后拉着他衣角软软糯糯叫“哥哥”。

他回头,看着意识到自己认错人的小娃娃在自己妈妈的调笑声中,懵懂又害羞的转身,跌跌撞撞的扑到后者怀里。

那模样…真的太可爱了。

第一次,小小年纪的他,在心里生出了一种长大之后才会了解的“艳羡”心思。

所以,从幼儿园回家的时候,他坐在后座的宝宝安全椅上,问父母自己可不可以也要一个妹妹。

彼时前面的两个人,正因为车里电台放的一首歌,歌手是男是女的问题而吵个不停。

就像甜甜妈妈跟他说过的一样,他父母“联络”感情的方式一直很奇怪。

他早已见怪不怪。

只是没想到前一秒钟还在跟母亲“吵”的不可开交的父亲,话拒绝的干脆,“要什么妹妹,不可能。”

“我可不想让你妈妈再遭一次罪。”

当时的他并不清楚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被这么直接拒绝,还是有点伤心的。

他看母亲抬手在父亲肩上拍了下,语气不赞同:“不要对着阿镜说这种话。”

随后回头看他好奇问,为什么忽然想要妹妹。

雷镜说了缘由,就听驾驶座上父亲带笑的声音,“那还不好说。”

“再过俩月你欧阳爸爸的宝宝就要出生了,说不定就是个小妹妹呢。”

也就是从那天起,他每隔几天都要问他们一遍,小宝宝到底什么时候才出来。

方才他被雷声惊醒,听见门外他们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秒,就见父亲推门进来——

*

雷霆一家三口到医院稍早些,孙学和乔巍然两个人前后脚到的时候,宋欧阳已经陪着夏天进了产房。

雷镜对着两人乖乖叫了声“巍然爸爸”“学爸爸”。

两人同拍拍他肩膀,说了句“乖”。

“怎么样?”乔巍然随后看雷霆夫妻二人,憨实的脸上露着紧张,“甜甜已、已经进去了吗?医生怎么说?不是说还有一个多星期才到预产期吗?”

“提前一个星期是正常的,你别那么紧张,”回话的是徐静宜,她笑着拍拍他胳膊,调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老婆在里面生孩子呢。”

乔巍然:“……”

好耳熟的调侃方式。

“这能怪谁,”孙学闻言,伸手搔了搔被徐静宜牵着的雷镜小脑袋,抬眼隔着镜片看着她笑,“还不是因为当年你生阿镜的时候不顺利,搞得大家在外面人心惶惶的。”

乔巍然听见,憨憨点头。

阿镜出生那年,静宜大四都还没毕业。

毕业论文和答辩的紧张紧迫,还有家里的琐事压力,让她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不太好。

他们六个人从小一块长大,这么多年过去,对彼此来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如果多年前,夏天在决定参加无国界医生时,他们还不能切实感受到“死亡”和彼此之间横亘的距离,那静宜生产的那天,便是他们由此感受最深的一次了。

听见孙学的话,徐静宜眼神微动,收敛了脸上的调侃神色,声音难得温柔下来,“进去前,医生刚刚检查过,甜甜和宝宝一切正常,你们别担心。”

*

三个小时后,产房门开。

几个人相拥而上。

雷镜坐在雷霆小臂上,看着他的欧阳爸爸和两个护士阿姨一同推着他的甜甜妈妈从里面出来。

而甜甜妈妈的身旁,则放着一个被裹的严严实实,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小鼻子和小嘴巴的小人儿。

红通通的。

欧阳爸爸的眼睛也是红通通的,出来看到他们,笑着哑声说了句:“是个女孩。”

那时候,雷镜并不能理解在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为何会跟欧阳爸爸一样,全红了眼眶。

空气安静了须臾,抱着他的父亲蓦地笑了声,打破沉寂。

用另一只手指着那红通通的小人儿对着他半开玩笑道,“阿镜快看,这可是你未来老婆呢——”

虽然雷镜总是听见父亲对着母亲“老婆老婆”的叫,但那时候他还太小,其实并不太懂得这句话真正意味着什么。

只知道父亲刚说完,周围瞬间响起一阵笑,而欧阳爸爸也在这阵笑声中,看着父亲笑骂了句“滚蛋”。

父亲莞尔,耸肩妥协,“行吧,妹妹妹妹,是妹妹。”

随即转头又对他道,“阿镜,这可是未来你最宝贝的妹妹——”

*

秋末的天已经有些凉了。

甜甜妈妈待的单人病房里开了暖风。

她好像很累,从产房出来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睡着没睁开。

怕吵到她休息,大家围在病床前,几乎不发一丝声响的看着这个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

好半天后,欧阳爸爸催促着大家赶快回去休息,说天都快亮了,阿镜还要上幼儿园。

母亲拒绝了,要留下来陪他们,还说欧阳爸爸一个大男人在这照顾她们,肯定不行。

最后决定,在明天红姨来之前,她会一直在这陪着。

余下人离开。

红姨是从出生就开始照顾他的月嫂兼保姆,这么多年,因为细心又耐心,他和父母都很喜欢她。

临走的时候,雷镜看着宋欧阳问能不能再看一眼妹妹再走。

宋欧阳笑笑,摸摸他脑袋应了声“当然可以”。

病床前。

雷镜双手扶着床边,微微探着小脑袋看着即使被护士阿姨清理过后也依然红通通的小人儿。

兴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他不确定,但看到面前的小不点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

双眼皮的褶皱不是很明显,若隐若现。

她好像要醒了。

雷镜看着,有些紧张的捏了捏手指。

只是很遗憾,小人儿眼皮颤了颤,最后仍是闭得紧紧的。

待他有些沮丧的准备转身离开时,窗外渐起的天光被闪电撕裂,随后而至的雷声甚至比方才吵醒他的那声还要响。

床上的小人儿应该是被那声音惊到,身子重重颤了下,短暂的安静后,便是赶趟一样,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那架势,真像是要用尽力气来控诉这突如其来吓到自己的声音。

她双腿在小被子里不安的蹬踹,本来紧紧包裹在包被里的小胳膊也因此被释放了出来,控诉又愤怒的在空气里挥舞着——

雷镜在徐静宜走过来想要抱她起来前,无意伸手,想去碰碰那满含“愤懑”的小拳头,哪知下一瞬,他食指却反被小人儿紧紧地攥住了。

攥的很紧很紧。

而让大人们更觉神奇的是,小人儿哭声在此刻后逐声渐轻。

最后,只留了浅浅淡淡的几声抽噎。

时间定格。

相片里——

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病床前,看着襁褓里紧紧攥着自己手指头的小人儿。

嘴角轻轻向上扬着。

温和干净。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