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东京仙履奇缘下载
  3. 东京仙履奇缘
  4. 第四章

第四章

作者: |返回:东京仙履奇缘TXT下载,东京仙履奇缘epub下载

当雪子仍沉醉在初吻的甜蜜之中时,雅史又再度打来电话。

这次是约她共进晚餐和看电影。他告诉雪子已经在一家法国餐厅订好位,为了怕雪子会有心理上的压力,他还特地先跟她说:“天气这么冷,晚餐去吃路边摊的热狗,会感冒的哦!”这点也充份表现出他的善体人意。

她二十四岁的生日就快到了,看来今年的生日应该会过得很浪漫才对。

不过,她怎么也料想不到——

雅史悄悄地准备了一个与她生日无关的大礼物要送给她。

而且收件的地点并不是在东京,而是离东京相当遥远的能登半岛。

雪子的父亲——忠志和母亲——孝子,两人轮流将放在茶桌上的那张名片拿起来看,然后叹着气。

名片上有的字样,那是一家迫使家庭旅馆走上日暮穷途的滨海饭店。而且在它的右上方还有一个小小的的标志。突然来访的人事部长,是专程来劝忠志和孝子以他们公司员工的身分,再继续从事旅馆业。

这项提议的确是有点违背常理,不过,那位人事部长却说:“这是我们总公司董事长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末了,他又露出嘲讽的笑容说:“这该不会是您府上那位人在东京的千金,去拜托我们董事长的吧!你们还真不简单哪!有这么一位富有商业手腕的千金!”

不光是请他们到那家饭店工作而已,那位高木企业的董事长,似乎还命令那位人事部长把他们的债务移转到雪莉饭店上。

两人听完这番像被鬼迷住的话之后,只能面面相觑,不停地长呼短叹了。

到了约会那天,雪子既期待又紧张,一想到即将能再见雅史,就喜不自胜,她怀着一颗雀跃不已的心,前往约定的餐婶。

然而,正巧到了约定的时闲时,雅史来了电话。

“不好意思,我不能跟你碰面了,因为突然有紧急的公事要办!”

她猜他大概是在车上行行动电话吧!因为除了有少许的杂音之外,还可以听到来往的汽车声。

“你留在那里吃完饭再走吧!我会跟店裹的经理打声招呼,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沮丧,雅史似乎也察觉到了,于是满怀歉意地说了一句:“今晚我会打电话给你!”就把电话挂了,然后猛踩油门。

他可以感觉到坐在他身旁的人投递过来的眼光——神崎初惠正在微笑。雅史一脸僵硬的表情,故意不看她。

车子正由高速公路朝海边行驶。

“突然约你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大概不肯见我吧!”

“跟我见面会有什么困扰吗?是以前说过的那位清粥小菜的女孩吗?还是你又另结了其他的新欢呢?”

初惠说话的口气,从容不迫、充满自信;一付不管对方是谁也不放在眼裹的态度。正因为如此,雅史侧面的表情才会变得如此可怕,连声音也变得生硬起来。

“我今天是为了工作而来的。”

“……”

“我们公司准备跟神崎产业合并,以增加销售额,这项开发案已经在进行了。今后,我会跟你父亲不断地保持往来!”

他费尽心思想说些话来挖苦她。

不过,初惠脸上却仍保持着悠闲的笑容。

“那么,你也要跟我不断地保持往来-!”

她如此一说,然后把身体靠在雅史的肩上。

雪子单独去看电影,然后一个人独自搭电车回家。她把雅史说的那句话“今晚我会打电话给你!”当成依据。强忍住寂寞。

她一爬上公寓的楼梯,就听见屋内传来的笑声,大概是小瞳来了吧!

无可奈何,雪子只好再走下楼梯。不知怎么回事,她此刻并不想见到他们。小瞳尚未回到自己的住处,她目前轮流住在不同的商业旅馆,一有空,便会像今天这样,跑来找菊雄。雪子不知道小瞳对哥哥,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不过,至少她知道,菊雄已经对小瞳神魂颠倒了。

他竟然迷恋上和自己妹妹同年龄的女孩……唉,这点倒是挺像他的个性嘛!一想到此,雪子不禁噗嗤一笑。只不过,笑过之后,反而倍感寂寞。

小瞳将盛着菜的盘子放在桌上,有点害羞地说道:“我们这样一起做晚饭,就好像……”

“好像是兄妹!”菊雄邂盛饭邂说道。

“不!”

“咦?”

“好像新婚夫妇!”

小瞳的话,令菊雄的双眼为之一亮。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真是一次今人欣喜的失算!如果前面能再去掉“好像”那两个字就更完美了。

“喂!菊雄!我下次要回去搬行李,你颗不愿意陪我一起去?”

“啊!就是去跟你吵架的那个室友住的地方吗?”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忘掉那个人了!”

“……哪个人?”

“跟我同居的人啊!”小瞳回答得很干脆,“我没跟你说过吗?”

“没……没有,无所谓啦!反正你跟谁同居又不关我的事嘛!”

菊雄边僵着脸边哈哈哈地笑着,他整个情绪一下子跌落谷底。

不过,小瞳接下去所说的话,让他低落的情绪再度攀升。

“我想谈恋爱.我要把过去的事全部忘记,再重新谈恋爱……”

“是啊是啊!重新谈恋爱,当你蓦然回首时,那人不就“近在眼前]吗?古人不都是这么说的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太好了!既然雪子还没有回来,没有法度,看来我们只好先吃这道姜汁肉片了!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哈哈哈哈!”

菊雄边说一些无聊的俏皮话,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小瞳“近在眼前”的位置。

这举动简直比说无聊的笑话更显得无聊。

两人吃完饭后,菊雄在洗碗,小瞳在擦桌子,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我去接吧?”小瞳这么一说,两手沾满泡沫的菊雄便点头答道:“也好!反正大概是雪子打回来的吧!”

“喂喂?”小瞳拿起听筒说道。

“……今天真抱歉……”是男人的声音。

“请……请问你是不是要找雪子啊?她还没回来,不过,有什么事,我可以替你转达。”

“那麻烦你告诉她,请她回电话给我不管多晚都无所谓!”

“我知道了!您贵姓?”

“我姓高木!”

难不成会是他,小瞳赶紧打消瞬间掠过的念头。

另一方面,挂上电话的雅史,也跟她有同样的念头,声音实在太像了。他瞥了一眼放在木架上的那张照片,那是在母亲生前全家人一起合拍的照片。

小瞳准备回旅馆,菊雄迭她到楼下。

“我走了!菊雄,别忘了转告雪子哦!”

“可是,那位叫高木的家伙,到底找她干嘛啊?难道他会是雪子的男朋友?对不起!我怎么突然……”

“我劝你还是别干涉太多比较好!”

“是耶,话是不错啦,可是……那家伙,我早就跟她说过,如果有喜欢的男人,要先告诉我的!”

“有些事是很难跟哥哥启齿的啦!我也一样啊!”

“……”

“不要管妹妹的事啦!好好看着我就行啦!”小瞳一说完,就招手叫菊雄靠耳过来,对他说道:“我呢……想跟菊雄你,发展新恋情!”

小瞳在对他发出窃窃私语的同时,还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嘴唇一离开,她便嫣然一笑地说声:“晚安!”然后就跑开了。

菊雄只能用手掌接住被亲吻过的脸颊,整个人呆若木鸡地目送着小瞳的背影。

为了让兴奋的心能稍微平静下来,菊雄使到附近的公园散步。他才一进公园,就发觉雪子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秋千上。他虽然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走了过去。雪子一见到他还把手按在脸颊上,便装出极不自然的笑容问他:“你们吵架,然后你被小瞳打了一记耳光?”

“……我被“ㄅㄛ”了一下……”

““ㄅㄛ”?”雪子不暇思索反问之后,便噗嗤一声筑了出来。“你脸颊上被“勺三”了一下是吗?那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听到这话,菊雄突然板起了脸孔。

“……难不成你有经验?”

“啊?”

“这种“ㄅㄛ”的经验,怎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呢?”菊雄直盯着雪子瞧。

“什么嘛!那又不是正确的语言文字!”雪子荡着秋千,避开他的视线。

“你有过吗?”

“真讨厌耶!你以为我现在多大啊?”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只有秋千发出的嘎吱嘎吱声而已。

“对了!”雪子装做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有没有我的电话啊?”

菊雄也若无其事地问道:“你在等谁的电话啊?”

“啊,没有的话就算了!我只是顺口问问罢了!”

“……你有跟谁在交往吗?”

“没有啦!”

“……先把话说在前头喔!我最讨厌那种在背地裹鬼鬼祟祟的人了!”

结果,菊雄还是没有把雅史的留言转告给雪子知道。

雪子等雅史的电话等了一个晚上,雅史也同样在等她的电话,就连蒙着棉被睡觉的菊雄,也是直到天亮都还难以入睡。

调查公司寄来有关小瞳行踪的最新报告.结果却是最糟的情况。

(目前居住的地方不明)关于这点,他早有心理准备。问题出在后面的职业栏上写着——(酒廊陪侍小姐)。

三浦将一张颜色相当庸俗的广告传单放在他桌上。

“就是这家店!我已经先去确定过了!她今天好像会去上班,听说是大野健治那小子介绍她去的,不过他倒是已经辞职不干了!我看他们八成是分手了!”

“你要去的话,就快点去!听说她不是迟到早退,就是跷班,连店长都念了她老半天。”

“……我知道了……”

“你睡眠不足啊?怎么眼睛红红的?”

他没有对三浦说是因为等雪子电话等到深夜的缘故,而三浦却对他的沉默起了误解。

“你是跟初惠小姐去夜游吧!有什么进展啊?”三浦笑着问道。

“那是工作!”雅史有点不屑地说道:“我是在招待神崎产业!”

“……难不成你对那位叫松井的小姐,动了真情?”

雅史轻轻摇头。

“我只不过是一跟她说话,心情就会变得比较平静而已,不关她的事!”

“既然这样,为了公司的发展,你也该下定决心了吧!”

“喏!三浦!”

“啊?”

“你想……我已经把那个人给忘了吗……”

三浦听完之后,脸色大变,似乎想再说什么。

雅史则不理会他,他把那张酒廊的传单拿在手上,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他的行动电话发出响声。

“你是什么意思?”

雪子语含怒意。雅史将听筒紧紧靠在耳旁,心想她大概是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吧!不过,雪子打电话给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那件事。

就在刚刚不久,孝子才打电话去她公司,告诉她关于高木公司要他们夫妇俩到雪莉饭店工作的事。

“开什么玩笑嘛!你替我们去拒绝!不管是要我们去饭店工作也好,还是债务转移的事也好!”孝子勃然大怒地说道:“也不先跟我们商量一下,就这么擅作主张。”

她压根儿不知道有这回事,她不暇思索地问了一句:“高木先生真的那样做了吗?”然后就把电话挂断,直接拨雅史行动电话的号码。

待她滔滔不绝地说完整件事情的经过后,雅史人已经离开董事长室,走到走廊外面了。

“我跟你说我家里发生的那些事,并不是要你帮助我们,请你不要随便自作主张。我们全家人会同心协力想办法还清债务,重建家庭旅馆的。我的父母都非常努力在为这件事奔波,连我也是……”

“我以为这样做对你们会比较好!”雅史往廊下的电梯方向走去。

“我强烈拒绝!”

“随你高兴!”

他突然变得大声起来,因为他急着想快点赶去小瞳的店。

雪子被雅更道突如其来的口气,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现在有急事要办!”

“……”

“抱歉!我要挂电话了!”

在切断电话的那一刻,电梯门也刚好开了。

雅史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凄厉。

雅史实住过于心急,他应该再慢个五分钟……不,再慢个三分钟再走出董事长室才对。

他才刚要进入酒廊,就被正好出来替客人买烟的小瞳瞧见了。

小瞳脸色惨白地消失在人群之中,她连钱包和衣服都没回去拿,全身只带着够买一句香烟的零钱,以及记亿模糊的雪子公司的电话号码。

她到一家咖啡店去等雪子下班,她骗雪子说自己逃出来是为了甩开一位难缠的客人。“我大概在那家店也待不下去了吧!”她低喃道,这句话算是她的真心话。

“哎呀,总之,你先去我家吧!我想我哥哥应该已经回来了吧!好不好?”

雪子抓起帐单,取出钱包,突然从钱包裹掉出一张名片,她急忙弩身去抬取,没想到小瞳的动作比她快了一步,小瞳捡起那张名片,上面印着(高木雅史)的名字,立即跃入她的眼帘。

“啊!谢谢!”

“……啊,哪里……”小瞳的声音有点发抖,“喂,这就是昨天晚上打电话来的那位高木先生吗?”

这次换成雪子的声音发颤了。

“他打过电话来吗?”

“……菊雄,他……没告诉你吗?”

雪子默默地点头。

“他打电话来向你道歉,说多晚都没关系,请你回电话给他。”

“……”

“啊!不过,请你不要怪你哥哥!”小瞳赶紧维护菊雄。“因为是你先隐瞒他的嘛!你有菊堆这么一位好哥哥,是多么难得的事,你知道吗?”

“……”

“而且……我也觉得连自己的哥哥都不能说的恋爱,还是别谈的好。”

小瞳如此说着,并且悄悄地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雪子所无法理解的表情。

之后——

雪子与决定去旅馆投宿的小瞳分手后,一回到住处,就发觉菊雄的眼神异乎寻常.不但十分严肃认真,而且还充满怒意。

“妈妈已经把全部的事都告诉我了!”

他低声说道。他生气的原因,有一半是气自己的感觉迟钝。在东京车站将他误认为司机的男子;招待他们参加盛大舞会的高木企业的董事长;以及昨晚打电话来的“高木”先生,直到刚刚孝子打来的电话,他才好不容易恍然大悟,原来竟是同一个人。

“妈妈说她这个礼拜天要来东京,那天刚好是你的生日,所以她会做你最喜欢吃的寿司,好让我们三个人一起吃……因为没钱,所以她会搭远程巴士来,在这里住一晚,礼拜一早上再回去。妈妈血压高、心脏又不好,为什么要特地跑到东京来……你知道吗?”

雪子也默默无言地回应菊雄对她的指责,她心想如果菊雄老实告诉她昨天晚上雅史打电话来的事,她今天早上打电话给雅史时,也就不会对他那么毫不客气了。

“他先请你跳舞,让你昏了头,再拿钞票来贴你的脸颊,接下来不就是要你跟他上床吗?他之所以要帮助我们,无非是要你以身相许,来回报他,不是吗?开什么玩笑啊!”

“他才不是那种人呢!”

“妈妈也说了,那些钱是付给你当购养费的!”

“哥!像你这种粗线条的人,是不会懂的啦!你别管我!”

“反正我这个人就是粗汉一个!我不管你了啦!”

……他们两兄妹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吵得如此天翻地覆了。

双方开始陷入冷战,既不交谈,也不打照面。

菊雄早早就蒙头大睡,雪子则绷着一张脸在刷牙。

她注意到镜台上摆着一条她从未见过的项链,旁边还附上一张纸条,字迹十分潦草地写着(妹妹祝你生日快乐!虽然时间有点早……)。雪子悄悄地把项链拿在手上,虽然那是一条类似外国人在路边摊上卖的便宜炼子,不过在洗手台的灯光照射下,却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她转身望着蒙着棉被大睡的菊雄背影,但此刻的心情却怎么也无法开口跟他说一声“谢谢”。

这时候,雅史也筋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在酒廊干耗数个钟头的疲累,此刻全压在他的背上。小瞳并不在店内,他只听到一位像店长的男人咆哮着:“小瞳那家伙,又跷班了!”这就是唯一而且是毫无意义的交叉点。

他为自己调了一杯威士忌加水,然后边喝边听电话录音。

紧接着三浦打来联络有关业务的电话之后,答录机裹传来一位女性的声音。

“你还好吗?”

雅史的肩膀突然耸动了一下,那是令他怀念已久的声音。

“如果你无法赶来参加我的婚礼,那么希望你在二次会的时候能来,我非常期待与你相见!我先把地点的地固传真给你!”

雅史转向传真机,那里有一张署名(庆祝木原一郎先生和美琦小姐结婚酒会)的请帖。他瞥了一眼上面印的地图,表情转为扭曲,遂将整张纸揉碎。他将整杯威士忌加水一饮而尽之后,紧接着开始喝不加水的威士忌。

半夜里电话声响起,菊雄和雪子却都躲在被窝裹僵直着身子,假装睡着而不去接,事实上电话就放在他们伸手可及的地方。两人都有预感,这电话可能是雅史打来的。然而,两人却都静止不动,拼命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去接,电话反覆审了数声之后便停了。

雅史邂喝着威士忌,边悄悄地放回听筒,他醉得相当厉害,正因为如此,才更想听雪子的声音。

尽管喝得再多,美琦那令人怀念的声音。以及附在地图下所写的文字,仍无法从他的脑海中消失。

连那略带圆形的字体,都今他难以忘怀:不仅今他鸡以忘怀,更今他黯然神伤。

在雪子二十四次的生日当中,今年的生日算是她情绪起伏最剧烈的一次。

就在数天以前,雪子还深深以为生日这天.雅史一定会陪她一起度过的。

然而,此刻在她眼前的,却是正在做寿司的孝子,她生了一天的夜车,神情显得有点疲累。雪子已经痛下决心,不再和雅史见面了,也不再打电话给他。

“我根本没跟高木先生交往,我跟他只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

她斩钉截铁地对孝子如此说道。

“可是,只不过是普通朋友,人家为什么要替我们背债务呢?”孝子仍是一付不能理解的表情,雪子在不知不觉中也学起菊雄说过的话,她笑着说道:“他是可怜我啦!就像一些有钱人都喜欢做慈善事业的道理是一样的!”

“可是呢……”孝子偷看一下雪子脸上的表情,担心似地说道:“妈妈怕你被人家给玩弄了……妈妈还担心万一你真喜欢上那个人的话,该怎么办才好呢……”

“讨厌啦!妈妈!人家跟他根本就没什么嘛!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跟高木先生之间真的没什么啦!”

“真的吗?”

“真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那就好!这样妈妈就可以放心地回能登半岛了。”

孝子终于眉开眼笑了。自从上次中元节回乡探亲后,直到今天她才又有机会见到母亲。母亲的外貌消瘦不少,大概是家庭旅馆垮了,还得辛苦地背负一身债务的关系吧!她头上的白发也增加了不少。让母亲替自己如此操心,雪子内心感到十分过意不去。我真的不能再跟他见面了……雪子再次自我警惕。

菊雄也深深能够体会母亲担心雪子的心情。所以他才极力想找一件愉快的事,让母亲开心。

他陪小瞳回她住的公寓去拿行李,一路上他神情紧张地对小瞳说:“唉——这个,要我怎么说呢……是这样子啦,我妈妈今天从能登半岛来,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是不是可以来我家,跟我们一起吃寿司,我想把你介绍给我妈妈认识……”

然而。小瞳却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低着头信步而行,似乎有什么心事。她在想如果健治不在家就好了,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如果趁他不在的时候去拿行李,未免太寂寞又太狡猾了点!

菊雄也被小瞳异于平常的样子给吓到,因此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噤若寒蝉。

“到了!就是这里!”

房间里有灯光,表示健治在。

小瞳回头望着表情僵硬,伫立在原地的菊雄,首次展露笑容。

“别担心!我跟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我呢!”

“啊?”

“我也很想跟你谈恋爱呢!”

“……”

“我是这么想的啦!”

小瞳想故意避开他的视线似的,于是去拉他的手,一起上楼。

敲门之后,健治默默无言,面无表情地出来开门。尽管看到菊雄站在小瞳身后,他的表情仍然没有改变。小瞳和菊雄也一言不发地将衣服、化妆品等物品塞入袋子襄。健治站在屋内的角落,出神地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

“搞什么嘛!我还以为你肯回心转意了呢!”当他们整理好行李的时候,健治讪笑地说道。

菊雄替代低着头不说话的小瞳,用充满敌意的口气回答道:“我们只是回来拿行李而已啊!”

然而。健治却对菊雄视若无睹,他突然一把将小瞳揽到身边,开始吻她。

“你……你干什么啊!”

菊雄拉开两人,然后往健治的脸颊上揍了一拳。体型削瘦的健治吃了身强体健的菊雄这一拳之后,颓然地跪倒在地。

正当菊雄握紧拳头,准备再给他第二拳的时候。

“住手!住手!”

小瞳发出尖叫声。

接下来那一瞬间,出现了一幕今菊雄难以置信的书面。

小瞳用自己的身体覆盖在倒下的健治身上。

早就过了晚饭时间,仍不见菊雄回来。孝子和雪子无所事事地望着桌上的寿司跟生日蛋糕,已经望了快二个小时。

“我们先开动吧!妈妈!”

雪子已经等得不耐烦,正当她从冰箱取出啤酒的时候,刚好电话响了。

“一定是哥哥打回来的,真是的,都已经……”

她拿起听筒,但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只有一阵今人窒息的沉默。

“……喂喂?哥,是你吗?”

“……我想见你……”

对方只说了这么一句,是雅史的声音,而且他好像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到我家来吧!我想跟你在一起。”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喝醉了吗?”

“……我想见你……今天,我不想一个人单独在家……”

挂斯电话之后,雅史仍在独居的房间继续喝酒。他根本没尝到半点酒味,他只是浑身布满令他刺骨锥心、悔恨莫及的伤痕。

早知道就不去了……他再次将手中那张舍不得丢弃的喜帖捏烂,然后丢到沙发底下。眼前再度浮现美琦穿着新娘礼服,捧着鲜花,脸上展露笑容的模样。他混进舞会热闹吵杂的人群当中,在会场的入口处,远远地眺望着那位曾经是自己女友的笑容。他们只有一次四目相遇,美琦眨了一下眼睛,经过瞬间的踌躇之后,立刻又被轻盈的笑容给取代了。之后,他亲再也无法待在那个地方,于是飞也似地逃离了会场,但又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无论他再怎么喝、怎么醉,不仅无法排解心中的懊恼,反而更加深内心的烦闷。

雪子会来吗……他只告诉她公寓大厦的住址,然后说会等她整晚。透过电话他仍可以感觉到她一脸为难的样子。她也许不会来吧!她大概是不会来了!反正也无所谓。雅史拿起喝光的酒杯,再度倒入威士忌。

门铃响了。

他一开门,看到雪子站在那里。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稚史冷冷地说道。然而,他的视线却软弱无力地落在她的脚边。

“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男人!”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勇气,陪我一个晚上?”

雪子手上紧握着一条围巾。那是她出门前,母亲说:“今天晚上很冷!”就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来替她围上。她跑到大马路上去拦计程车时,这条围巾却在无意中从自己的脖子上掉下来。她对母亲撒谎说:“公司的一位同事,突然说有要事要跟我商量!”她不知道母亲是否完全相信她说的话,母亲只是一言不发地送她出门。

她眼前浮现母亲正等着她回家的身影,而雅史到现在始终不敢正视她。

尽管如此,雪子仍然注视着雅史说道:“在你的心中……就算只是一个角落也好……是否有我的存在?”

雅史仍然低着头,不敢看她。

“那也无所谓!”

雪子将围巾放在沙发上。然后慢慢脱掉外套,同时也取下菊雄送她的项链。

“我二十四岁的生日这天……想跟你……一起共度……”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一剑独尊逆天邪神圣墟轮回乐园武炼巅峰万族之劫剑来神秘复苏

回到顶部